楊軍財:以親身經(jīng)歷談?wù)劜貙W(xué)研究的幾點(diǎn)體會(huì )

發(fā)布時(shí)間:2023-03-04 20:55:00 | 來(lái)源:中國藏學(xué)研究中心 | 作者:楊軍財 | 責任編輯:

【學(xué)者簡(jiǎn)介】楊軍財,中國藏學(xué)研究中心當代研究所研究員。

我1996年從西藏調到中國藏學(xué)研究中心,從事藏學(xué)研究工作已經(jīng)27年了?;仡櫄v經(jīng)人生的起起落落,有很多感嘆。一路走來(lái)有艱辛發(fā)奮探索的坎坷帶來(lái)的苦澀,有忙碌工作、時(shí)間都去哪兒的無(wú)奈,更有到高原調研的高反、搞得頭痛惡心的惆悵,當然,這些陣痛后帶給我是收獲的喜悅。作為一個(gè)藏學(xué)研究者,一個(gè)學(xué)者,主要任務(wù)是學(xué)習,善于學(xué)習是研究工作的重要基礎。作為一個(gè)當代的藏學(xué)研究者,只是學(xué)習當然不夠,不僅要讀萬(wàn)卷書(shū),還要行萬(wàn)里路。培養善于提出問(wèn)題的能力,有了問(wèn)題就要不怕艱辛去探索,不怕麻煩,勤動(dòng)腦勤動(dòng)手,然后歸納總結,形成文字。我說(shuō)的這些,很多人都是這樣做的,有的人這樣做成為習慣,所以他成功了,一些人這樣做是被迫的,只是應付,一時(shí)性起,不能長(cháng)期堅持,成功道路就漫長(cháng)一些。下面我就如何成為馬克思主義藏學(xué)研究者談幾點(diǎn)體會(huì ),也許不對,希望同仁們批評指正。

1.藏學(xué)研究要注意知識積累

一般認為,藏學(xué)是研究藏族社會(huì )、歷史、文化等方面的一門(mén)綜合性學(xué)科,基本上屬于人文社會(huì )科學(xué)范疇,但也包括藏族傳統的自然科學(xué)內容。換言之,藏學(xué)是一門(mén)綜合性學(xué)科,是一個(gè)學(xué)科群體,既包括藏族傳統的歷史、宗教、哲學(xué)、語(yǔ)言、文字、文化、教育、風(fēng)俗習慣等人文社會(huì )科學(xué)學(xué)科,也包括傳統的藏醫藏藥、天文歷算和工藝技術(shù)等自然科學(xué)內容。不過(guò),學(xué)術(shù)界對這門(mén)學(xué)科的學(xué)科名稱(chēng)、研究對象和范圍等問(wèn)題的認識始終存在分歧。

作為綜合性學(xué)科的藏學(xué)研究,要有多學(xué)科豐富的知識積累是毋庸置疑的。藏學(xué)工作者首先要對西藏的歷史、宗教、哲學(xué)、語(yǔ)言文字等基礎性學(xué)科知識有起碼的了解和積累,才能進(jìn)入藏學(xué)研究的門(mén),藏學(xué)研究的門(mén)坎很高。如是,我讀了這樣幾本書(shū):藏族簡(jiǎn)史編寫(xiě)組編寫(xiě)《藏族簡(jiǎn)史》,王森撰寫(xiě)《西藏佛教發(fā)展史略》,黃玉生、車(chē)明懷、祝啟源等編著(zhù)《西藏地方與中央政府關(guān)系史》,石碩著(zhù)述《西藏文明東向發(fā)展史》,丹珠昂奔著(zhù)的《藏族文化發(fā)展史》上下冊,王堯等著(zhù)《中國藏學(xué)史》,許廣智主編《西藏傳統文化與可持續發(fā)展》等大約十多本藏學(xué)方面的書(shū)籍。當然這十多本書(shū)是較詳細地去讀,泛泛而讀還有很多,這里就不多說(shuō)了。

另一種學(xué)習就是語(yǔ)言的學(xué)習。我剛進(jìn)藏研中心的時(shí)候,藏語(yǔ)學(xué)習抓得很緊,我跟索白老師學(xué)習藏語(yǔ)文大約有三年之久,后來(lái)上格勒老師的博士生,又跟中央民族大學(xué)的扎西老師學(xué)習藏語(yǔ)文兩年,當時(shí)我看一般報刊和書(shū)籍沒(méi)有什么問(wèn)題。雖然使用藏語(yǔ)文機會(huì )較少,但通過(guò)學(xué)習藏語(yǔ)給了我從事藏學(xué)研究很多啟迪,促使我思考,延伸了我的思維能力,尋究古人智慧起源,追蹤人類(lèi)起源的意義。再就是學(xué)習英語(yǔ),我在讀大學(xué)、研究生的時(shí)候就學(xué)習英語(yǔ),那個(gè)時(shí)候學(xué)習英語(yǔ)大多為了應付考試。工作后,又跟格勒老師學(xué)習英語(yǔ)三年,還跟胡坦老師學(xué)習英語(yǔ)翻譯課,兩位老師英語(yǔ)水平很高,我從中獲益很大。我還去澳大利亞學(xué)習英語(yǔ)三個(gè)月。中心很重視英語(yǔ)學(xué)習,專(zhuān)門(mén)聘請了外教教英語(yǔ)寫(xiě)作課,上這些課,使我在英語(yǔ)學(xué)習方面收獲良多。后面我翻譯的幾本書(shū),完全靠這些學(xué)習打下的基礎。

2.藏學(xué)研究要與西藏和四省涉藏州縣實(shí)際相結合

我與西藏結緣源于父輩是十八軍的。自1979年在西藏參加工作后,就職于日喀則交通局。那個(gè)時(shí)候我是一個(gè)文藝青年,很想將來(lái)成為一位作家或者詩(shī)人,整天除了本職工作外,與幾個(gè)朋友談文學(xué)、談寫(xiě)作、談理想。當年我記得黃宗英和王若望來(lái)日喀則住在地委招待所,我們幾個(gè)文藝青年與之長(cháng)談,受到這兩位前輩鼓勵,徹夜不眠,投入到文藝寫(xiě)作之中,后來(lái)發(fā)現寫(xiě)出的小說(shuō)、詩(shī)歌沒(méi)有深度,就想到要上大學(xué),四年大學(xué)畢業(yè)還覺(jué)得不夠,又上了碩士研究生,工作后覺(jué)得還是不夠,又上了博士研究生。研究工作還覺(jué)得不夠,只有一邊學(xué)習,一邊調研,當時(shí)藏研中心對科研人員每年到西藏和四省涉藏州縣調研很重視,根據課題需要,時(shí)間可長(cháng)可短,我在藏研中心的20多年里,一共參與藏研中心重點(diǎn)課題、應急課題、國家社科基金課題近30項。連年到西藏和四省涉藏州縣調研達數十次之多,最長(cháng)時(shí)間達半年之久,一般都一個(gè)月左右。就因為我有10多年在西藏的工作經(jīng)歷,又有數十次在西藏和四省涉藏州縣調研累積的田野資料,我才撰寫(xiě)并公開(kāi)出版四部專(zhuān)著(zhù)和幾十份內部報告,其中刊登在《藏事探索》上的多達十多篇。

3.藏學(xué)研究要加強理論武裝

藏學(xué)研究有很強的政治性,要時(shí)刻把握正確的政治方向,用馬克思主義的基本立場(chǎng)、觀(guān)點(diǎn)和方法作指導,這對新時(shí)代藏學(xué)研究者,尤其對從事當代研究的學(xué)者來(lái)說(shuō),至關(guān)重要。當前,美西方反華勢力加緊利用涉藏問(wèn)題干涉中國內政,企圖破壞西藏和四省涉藏州縣發(fā)展穩定,把所謂“西藏問(wèn)題”政治化、工具化,變成遏制中國的一張牌。作為藏學(xué)工作者,我們要始終堅持馬克思主義的立場(chǎng)、觀(guān)點(diǎn)和方法,將習近平新時(shí)代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思想貫穿藏學(xué)研究全過(guò)程,增強政治判斷力、政治領(lǐng)悟力、政治執行力,把黨的各項方針政策,尤其是黨的民族政策、宗教政策,創(chuàng )新性地融入到我們的課題研究中,用優(yōu)秀的成果和突出的成績(jì)?yōu)槲鞑睾退氖∩娌刂菘h人民服務(wù),為黨中央制定政策服務(wù),這樣才能體現當代研究的理論價(jià)值和學(xué)術(shù)價(jià)值。

4.藏學(xué)研究要用功于藏學(xué)之外的學(xué)習

我們專(zhuān)注于藏學(xué)研究,把自己畢生奉獻給藏學(xué)事業(yè)的立志很好。熟悉和領(lǐng)悟本專(zhuān)業(yè)學(xué)術(shù)思想和學(xué)術(shù)創(chuàng )新,以及發(fā)展趨勢,尋找新的突破口,做出自己的學(xué)術(shù)創(chuàng )新和特色實(shí)屬不容易,我們想要在本專(zhuān)業(yè)上有所建樹(shù),也要用功于藏學(xué)專(zhuān)業(yè)之外的學(xué)習。這方面范圍廣泛,哲學(xué)、文學(xué)、歷史、地理無(wú)所不包。這就像梁潄溟先生說(shuō)的,不僅向內用力,還要向外發(fā)展。錢(qián)穆先生在《中國近三百年學(xué)術(shù)史》一書(shū)自序中說(shuō):“是書(shū)所論,可謂近已矣。豈敢進(jìn)退前人,自適已意?亦將以明天人之際,通古今之變,求以合之當世,備一家之言?!卞X(qián)先生強調他著(zhù)書(shū)不敢穿鑿古人之意,而以自己一家之言,為現實(shí)服務(wù),來(lái)適應古今的變化。這樣一個(gè)著(zhù)名的學(xué)者,他的話(huà)語(yǔ)是多么謙虛,多么謹慎。我們做學(xué)問(wèn)也應該向錢(qián)先生學(xué)習,不要學(xué)了一點(diǎn)東西,懂了點(diǎn)皮毛,就動(dòng)不動(dòng)說(shuō)誰(shuí)也不行,輕易否認他人。要做一個(gè)馬克思主義的藏學(xué)研究者,不驕不躁永遠在路上。

最后,我認為善于休息也很重要。尤其我們搞學(xué)術(shù)研究的人員,有一個(gè)充足、高質(zhì)量的睡眠,工作思考才能更富創(chuàng )造力。歷史上很多有名的大家,成功的秘訣就與充足的睡眠有關(guān)。如蘇軾最大的優(yōu)點(diǎn)之一,就是能忘記煩惱迅速進(jìn)入夢(mèng)鄉,醒來(lái)后才能以飽滿(mǎn)的精力和樂(lè )觀(guān)豁達的態(tài)度面對生活,繼而成為一位集詩(shī)詞文章、書(shū)法、繪畫(huà)等于一身的全才大家。希望同仁們個(gè)個(gè)都成為蘇軾,青出于藍而勝于藍,各領(lǐng)風(fēng)騷數百年。

版權所有 中國藏學(xué)研究中心。 保留所有權利。 京ICP備06045333號-1

京公網(wǎng)安備 11010502035580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