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屆中日藏學(xué)研討會(huì )在京都舉行

發(fā)布時(shí)間:2023-09-27 22:26:31 | 來(lái)源:中國藏學(xué)研究中心 | 作者:李學(xué)竹 | 責任編輯:曹川川

9月14日,由龍谷大學(xué)世界佛教文化研究中心基礎研究部大藏經(jīng)綜合研究組主辦,中國藏學(xué)研究中心和龍谷學(xué)會(huì )協(xié)辦的“第五屆中日藏學(xué)研討會(huì )”在日本京都召開(kāi),會(huì )議主題是“西藏醫學(xué)與佛教——歷史、思想和文獻”。

圖1:部分參會(huì )代表龍谷大學(xué)提供

中國藏學(xué)研究中心與龍谷大學(xué)在藏學(xué)特別是以佛教為中心的研究領(lǐng)域進(jìn)行了多次互訪(fǎng),自2011年簽訂合作研究和學(xué)術(shù)交流協(xié)議以來(lái),至今已成功舉辦了4屆學(xué)術(shù)研究交流會(huì )。尤其是2017年,為紀念“龍谷大學(xué)世界佛教文化研究中心”成立,雙方成功舉辦主題為“西藏宗教文化與梵文寫(xiě)本研究”研討會(huì ),12位學(xué)者精彩紛呈的講演至今令人記憶猶新。本次研討會(huì )的順利召開(kāi)標志著(zhù)自2019年以來(lái)因新冠疫情而中斷四年的學(xué)術(shù)研究交流得以恢復。

龍谷大學(xué)文學(xué)部教授能仁正顯致開(kāi)幕詞,龍谷大學(xué)世界佛教文化研究中心基礎研究部部長(cháng)三谷真澄教授致歡迎辭,中國藏學(xué)研究中心副總干事廉湘民研究員致辭。隨后,由5位學(xué)者就佛教經(jīng)典研究和西藏醫學(xué)兩個(gè)研究領(lǐng)域的研究作大會(huì )發(fā)言。最后,由龍谷大學(xué)文學(xué)部副教授巖尾一史致閉幕詞。以下分兩部分簡(jiǎn)單介紹大會(huì )概況。

圖2:龍谷大學(xué)教授能仁正顯、三谷真澄致辭龍谷大學(xué)提供

圖3:藏研中心副總干事廉湘民研究員致辭龍谷大學(xué)提供

上半場(chǎng)是關(guān)于藏傳佛教的文獻研究。首先,龍谷大學(xué)研究生院淺井教祥發(fā)表了題為“宗喀巴對《大乘莊嚴經(jīng)論》中的幻喻解釋”論文,認為藏傳佛教著(zhù)名高僧宗喀巴(???????????????????????????1357-1419)的重要著(zhù)作《辨了不了義論》(?????????????????????????)是藏傳佛教理解、研究唯識思想的重要著(zhù)作,通過(guò)對此論的研究并與宗喀巴關(guān)于《大乘莊嚴經(jīng)論》第11章中夢(mèng)幻譬喻的論述對比,指出宗喀巴是基于瑜伽行唯識立場(chǎng)而對幻喻作出的解釋。

圖4:龍谷大學(xué)研究生院淺井教祥龍谷大學(xué)提供

龍谷大學(xué)的北山祐誓博士發(fā)表了《試論關(guān)于〈辨中邊論釋疏〉的再校訂——以第一章“相品”為中心》,《辨中邊論》的注釋書(shū)之一《辨中邊論釋疏》梵文寫(xiě)本由于缺失了三分之一,日本著(zhù)名佛學(xué)家、藏學(xué)家山口益博士曾根據藏譯本對這部分內容進(jìn)行過(guò)梵文擬構,然而北山博士覺(jué)得不夠完美,他利用現有的藏文電子數據資料,并結合實(shí)際例子重新對缺失部分進(jìn)行更為精準的梵文還原。

起源于古印度的佛教經(jīng)典傳到西藏,被翻譯成藏文,并由博學(xué)的僧人給予新的解釋。佛教在西藏的發(fā)展也給古印度佛教帶來(lái)了新的知見(jiàn)。因此,兩位學(xué)者的論文讓我們一窺藏傳佛教對佛教發(fā)展的巨大貢獻。

圖5:龍谷大學(xué)北山祐誓博士龍谷大學(xué)提供

下半場(chǎng)是關(guān)于藏醫理論及對編撰于8世紀末的著(zhù)名醫學(xué)百科全書(shū)《四部醫典》(??????????)木刻版的研究。首先,中國藏學(xué)研究中心北京藏醫院院長(cháng)仲格嘉研究員作了題為“藏醫學(xué)的理論與實(shí)踐”的報告。他從醫者視角,介紹了具有3860余年歷史的藏醫學(xué)理論和藏醫臨床實(shí)踐以及描繪有《四部醫典》內容的曼唐內容,并通過(guò)“生理病理樹(shù)”和“藏醫胚胎學(xué)圖(人體從受孕到分娩過(guò)程的圖解)”兩幅唐卡揭示了藏醫的核心理論:隆、培根、赤巴的三因說(shuō)。所謂“?。?????又譯作“龍”)”,即指“氣”或“風(fēng)”,被認為具有調節和平衡全身的自然運行、為人體各器官組織提供動(dòng)力等作用?!芭喔??????)”,即津液的意思,具有調節消化功能及水份代謝、軟化關(guān)節等功能?!俺喟停????????)”在人體中具有促進(jìn)消化、吸收及產(chǎn)生熱能等作用。仲格嘉在解釋了三因理論后,進(jìn)而闡釋了三因與五源(地、水、火、風(fēng)、空)、三毒(貪、嗔、癡)以及寒熱之間的關(guān)系,最后又以“診斷樹(shù)”與“治療樹(shù)”兩幅曼唐說(shuō)明了藏醫的診斷方式和治療方法。

圖6:北京藏醫院院長(cháng)仲格嘉研究員羅布扎西提供

中國藏學(xué)研究中心藏醫藥研究所副所長(cháng)羅布扎西研究員作了題為“淺談藏醫藥在清代北京的傳播與發(fā)展”的發(fā)言,從雍和宮曼巴扎倉的成立和兩個(gè)北京版《四部醫典》的刊刻兩方面闡述了藏醫藥在北京的傳播和發(fā)展。首先,在北京雍和宮設立的“曼巴扎倉”不僅僅是藏醫的教育機構,還兼具研究、醫療和制藥等功能,在為國家培養了一大批優(yōu)秀藏醫藥人才的同時(shí),也為藏醫藥在北京的傳播、發(fā)展起到了積極作用。其次,在眾多的《四部醫典》木刻版中,有兩部被稱(chēng)為北京版《四部醫典》,即由益西班覺(jué)喇嘛個(gè)人出資在承德普寧寺刊刻的普寧寺版和由藏蒙印經(jīng)院在北京嵩祝寺刊刻的嵩祝寺版。兩個(gè)木刻版的內容、板式、插圖等基本相同,但經(jīng)仔細研究比較,嵩祝寺版字體精美,無(wú)普寧寺版中的錯別字,跋文底部有“??????????????????????????????????(嵩祝寺藏蒙印經(jīng)院)”字樣,此外還保留了阿佳洛桑丹貝堅贊撰寫(xiě)的跋文祝愿詩(shī)句。從這些情況判斷,嵩祝寺版是以普寧寺版作為藍本,又有別于普寧版的另一個(gè)《四部醫典》北京版。這兩個(gè)《四部醫典》的刊刻為藏醫藥在北京的普及發(fā)揮了積極作用,同時(shí)也說(shuō)明了藏醫藥為古代北京的一般社會(huì )民眾所接受。

圖7:藏醫藥所副所長(cháng)羅布扎西研究員次旺邊覺(jué)提供

最后,中國藏學(xué)研究中心科研辦國際處副處長(cháng)次旺邊覺(jué)發(fā)表了題為“《四部醫典》木刻本研究”的論文。文章首先對《四部醫典》中包括山南扎塘版在內的八個(gè)不同木刻版進(jìn)行比較研究,認為扎塘版《四部醫典》是藏族歷史上第一部木刻版,除了阿里宗嘎版(??????????????)、日喀則達旦版(??????????????)之外,后來(lái)許多木刻版都是以“扎塘版”為底本刊刻而成。其次,文章對《四部醫典》木刻本中的插圖進(jìn)行了較為詳細的考察。在《四部醫典》木刻本中刻有大量的版畫(huà)插圖,內容除了釋迦牟尼佛、藥師佛、明智大仙、意生仙人(?????????????)、玉妥?云丹貢布等外,還把對該木刻版有特殊貢獻的人物作為插圖置于末尾,比如《崗布版》有塔波噶舉派的上師塔波拉杰?瑣南仁欽像、《宗嘎版》有出資人赤德?索南旺久像、《布達拉版》有大御醫囊索達杰像、《德格版》有德格土司丹巴澤仁像等。文章認為,這種藝術(shù)形式是佛教傳入中國后與本土文化藝術(shù)相融合的結果,也是佛教本土化的具體表現。同時(shí),隨著(zhù)雕版印刷技術(shù)的發(fā)展,木刻版《四部醫典》不僅有實(shí)用價(jià)值,而且具有很高的文化藝術(shù)價(jià)值。最后,文章對各版本的書(shū)頭符變化也作了分析。書(shū)頭符(?????????),是表示文頭的符號,用于書(shū)題或篇首,其主要作用是識別文章開(kāi)頭和梵夾裝書(shū)籍的正反面。文章認為,書(shū)頭符是判定木刻版年代的一個(gè)重要依據,比如早期扎塘版和宗嘎版的書(shū)頭符與后來(lái)的其他版本就有所不同,此外,普寧寺版的書(shū)頭符雕刻十分不規范,加之藏文筆畫(huà)的謬誤,疑似為當地工匠摹刻而成。

圖8:部分藏研中心參會(huì )學(xué)者龍谷大學(xué)提供

圖9:藏研中心向龍谷大學(xué)贈送西藏自治區梵文文本系列叢書(shū)龍谷大學(xué)提供

版權所有 中國藏學(xué)研究中心。 保留所有權利。 京ICP備06045333號-1

京公網(wǎng)安備 11010502035580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