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媒造謠西藏寄宿制學(xué)校,小學(xué)生直接來(lái)打臉

發(fā)布時(shí)間:2023-11-01 20:28:00 | 來(lái)源:CHINADAILY | 作者:起底工作室 | 責任編輯:


導讀 

近年來(lái),“百萬(wàn)西藏兒童強制同化”這樣的內容被西方媒體大肆報道。今年8月,美國甚至以此為借口對中國實(shí)施新一輪制裁。

西方媒體鼓吹的主要“論點(diǎn)”之一是學(xué)生被迫拋棄藏族文化傳統,被迫在學(xué)校學(xué)習普通話(huà)。事實(shí)真的如此嗎?中國日報起底工作室記者來(lái)到西藏自治區的寄宿制學(xué)校,決定在這里找到答案。

藏文課比普通話(huà)課數量多

在西藏自治區那曲市班戈縣中石化小學(xué),記者聽(tīng)到了學(xué)生們在課堂上大聲用藏語(yǔ)朗讀課文的聲音。

教室門(mén)口墻上貼著(zhù)的課程表上,每日課程安排一目了然:學(xué)生每天都要上藏文課。記者數了數還發(fā)現,藏文課的數量要多于普通話(huà)課的數量。

央金拉姆是這所學(xué)校的老師之一。她介紹說(shuō),自己平時(shí)帶兩個(gè)班,一星期有20多節藏文課要教。此外,學(xué)生還要學(xué)習藏族文化相關(guān)課程,如藏文書(shū)法課。師資儲備方面,這所學(xué)校有兩到三位漢語(yǔ)老師,而藏語(yǔ)老師則多達20幾位,“反而藏語(yǔ)老師比較多一點(diǎn)”。

班戈縣分管教育的副縣長(cháng)旦增桑布在接受采訪(fǎng)時(shí)也提到,當地孩子上學(xué)是用雙語(yǔ)交流,在學(xué)好普通話(huà)的同時(shí),也要深入學(xué)習當地民族歷史。

他說(shuō):“我們當地的語(yǔ)言文化是非常重要的,藏語(yǔ)課必須要用藏語(yǔ)來(lái)上課。功能課里面,我們教育藏族的文化學(xué)科,藏族的書(shū)法課還有藏族的歷史、舞蹈等。作為藏民族,我們歷史習慣方方面面,小朋友都要從?。▽W(xué)習)養成”。

四年級三班的小學(xué)生白瑪拉姆對記者說(shuō),平時(shí)自己要上科學(xué)課、數學(xué)課、語(yǔ)文課、藏文課。當被問(wèn)到“平時(shí)藏文課多嗎”,她說(shuō),“多”。

小朋友們帶著(zhù)記者參觀(guān)了學(xué)校的宿舍和食堂。這里的宿舍環(huán)境整潔舒適,絲毫不像西方媒體所描述的那樣,“不是人住的地方”或者“臟亂差”。

“與城市化水平有關(guān),與民族性無(wú)關(guān)”

在這片地廣人稀的土地上,寄宿制學(xué)校在提供高質(zhì)量教育方面,起到至關(guān)重要的作用。

寄宿制學(xué)校一般建設在海拔較低的地區,集中附近學(xué)齡兒童前來(lái)讀書(shū),一則減輕了農牧民父母的教育負擔,二來(lái)供氧條件會(huì )更好,也有利于提高學(xué)習成績(jì)。

面對西方媒體的不實(shí)指控,旦增桑布反駁說(shuō):“本身我們牧區的居住環(huán)境就在一個(gè)村里面,戶(hù)與戶(hù)之間都是有幾十公里,二三十公里。難道他們(父母)中午的時(shí)候,騎著(zhù)摩托車(chē)過(guò)來(lái)取小孩,給他們一些中午的照顧,完了之后還要送過(guò)來(lái)。他們的生產(chǎn)生活怎么辦?路途安全又怎么辦?小孩的教育又怎么辦?”

全國人大代表、西藏自治區社會(huì )科學(xué)院民族研究所研究員白瑪措在接受采訪(fǎng)時(shí)提到了中國各地寄宿制學(xué)校的數據。研究結果表明,在城市化水平較高的地區,寄宿制學(xué)校數量較少。相反,在城市化水平較低的地區,寄宿制學(xué)校數量較多。也就是說(shuō),寄宿制學(xué)校的比例與西藏的民族特性無(wú)關(guān),而與其經(jīng)濟發(fā)展水平和城市化水平有關(guān)。

那曲市色尼區教育局黨組書(shū)記、局長(cháng)娜尕拉姆向記者講述了她的個(gè)人經(jīng)歷。小時(shí)候在那曲讀書(shū)的她,后來(lái)去了內地西藏班的寄宿制學(xué)校讀書(shū),“在祖國內地轉了一圈回來(lái),再為西藏服務(wù)”。她覺(jué)得這樣更好,因為“見(jiàn)識了更大的世界”。 

針對西方媒體的“強制同化”論調,她表示不解:“我們這邊農民要種田,牧民要放牧,要有工作,(對于)他們的子女,國家說(shuō),你別花錢(qián),你放心,你把孩子交給我,我吃、穿、教育,我全部都給你包圓了。我實(shí)在是無(wú)法理解這個(gè)東西為什么能成為一個(gè)被攻擊的對象。我覺(jué)得非常奇怪,歐洲為什么精英教育恰恰搞的是寄宿制教育呢?現在我們更廣大的學(xué)生,能享受到優(yōu)質(zhì)教育的時(shí)候,為什么又這樣說(shuō),這不是典型的雙標嗎?”

對于學(xué)習普通話(huà),當地老師們認為,這和學(xué)習藏語(yǔ)同樣重要,因為學(xué)生能有更好的發(fā)展機遇。那曲市色尼區第三幼兒園園長(cháng)白瑪扎西在采訪(fǎng)中就說(shuō),“如果小孩初中畢業(yè),考上內地的一些好學(xué)校,不懂一點(diǎn)普通話(huà)的話(huà),跟其他的老師和同學(xué)根本就沒(méi)辦法交流?!?/p>

他認為那些西方媒體“沒(méi)有更深刻地去了解、體會(huì )這些內容,也沒(méi)有考慮到將來(lái)小孩的前途”,所以才“胡言亂語(yǔ)”。

起底“假消息生產(chǎn)鏈”

實(shí)地走訪(fǎng)的結果顯然有力反擊了所謂“百萬(wàn)西藏兒童強制同化”的說(shuō)法。但是這種說(shuō)法究竟從何而來(lái),又有何居心?

起底工作室深挖了諸多媒體的報道,包括《華爾街日報》《紐約時(shí)報》等等,發(fā)現這些報道嚴重依賴(lài)于“匿名信源”或者身在海外的人所講述的“個(gè)案”。

舉例來(lái)說(shuō),《紐約時(shí)報》中《百萬(wàn)西藏兒童被送進(jìn)中國的寄宿制學(xué)?!芬晃木鸵缘谝蝗朔Q(chēng)講述了“嘉洛”的事跡。通過(guò)溯源,起底工作室發(fā)現西方媒體廣泛引用的“百萬(wàn)兒童被強制同化”的說(shuō)法,來(lái)自于2021年的一份報告,發(fā)布報告的機構叫“西藏運動(dòng)中心”,是美國支持的一個(gè)“藏獨”組織。

這份粗制濫造的報告,主要論據是所謂“機密信源”、軼事,以及對少數個(gè)體的采訪(fǎng)。據該“報告”估計,共有80萬(wàn)名學(xué)生在讀寄宿制學(xué)校,所以,這些學(xué)生全都在被“強制同化”。

調查發(fā)現,該報告的作者,也就是文中的“嘉洛”,在“藏獨”的支持下瘋狂炮制抹黑西藏的文章。起底工作室查證了谷歌學(xué)術(shù)和中國的學(xué)術(shù)數據庫,卻找不到這個(gè)“專(zhuān)家”的任何學(xué)術(shù)出版物??雌饋?lái),他更像“藏獨”的喉舌,與所謂的新疆問(wèn)題“專(zhuān)家”鄭國恩實(shí)屬一丘之貉。

一條清晰的“假消息生產(chǎn)鏈”由此浮出水面:“藏獨”機構負責炮制虛假報告,報告經(jīng)由美國政府的宣傳機構如“自由亞洲電臺”洗白,隨后成為美國主流媒體如《紐約時(shí)報》的新聞素材,再進(jìn)一步加以擴大宣傳。到如今,此類(lèi)無(wú)中生有的故事成了美國國務(wù)院對中國實(shí)施制裁的“依據”。

正如白瑪措說(shuō)的那樣:“那些僅通過(guò)媒體新聞來(lái)了解中國的人,很容易被這些以西藏為熱點(diǎn)進(jìn)行政治宣傳的報道所誤導、蠱惑?!?/p>

過(guò)去幾年,美國、加拿大相繼爆出用“寄宿制學(xué)?!眮?lái)同化印第安人的丑聞,西方一度形成了“寄宿制學(xué)?!贝嬖谛郧?、強制同化的負面觀(guān)點(diǎn)。西方媒體和政治文宣又以此為切入口,利用民眾對“寄宿制學(xué)?!钡呢撁嬗∠髞?lái)抹黑造謠中國。

在涉西藏、新疆的報道中,西方媒體很遺憾地拋棄了新聞的準確性,而是急于尋找新的突破口來(lái)詆毀中國。然而,拙劣的謊言遲早會(huì )被深入實(shí)地的真實(shí)報道戳穿。

(文章來(lái)源于CHINADAILY微信公眾號,作者為起底工作室)


記者手記

我們到訪(fǎng)的西藏班戈縣海拔4800米,空氣氧含量大概只有平原地區的60%,我們走兩步就喘得不行。但是,這里熱情的藏族小朋友們帶著(zhù)我們東逛西逛,自豪地展示著(zhù)他們的學(xué)校。他們天真無(wú)邪,就像這高原凈土一樣。但他們有所不知的是,他們就讀的學(xué)校竟被很多惡毒的西方政客、媒體用于攻擊他們熱愛(ài)的祖國。

回來(lái)撰寫(xiě)這篇報道的時(shí)候,看到《時(shí)代周刊》(TIME)的一篇文章,說(shuō)中國共產(chǎn)黨讓西藏人洗澡也是強迫西藏人褪去他們的文化底色。我的天呀,他們還期待藏族同胞們生活在他們遙遠的香巴拉的想象中,用他們殖民的眼光來(lái)看這雪域高原。這些令人作嘔的報道,和這些可愛(ài)鮮活的面孔形成巨大反差,所以高原反應再難受,我們也要把這里真實(shí)的情況發(fā)出來(lái),給世界看到。

近年來(lái),西方惡意中傷新疆,我們起底工作室做了大量真實(shí)的新疆報道,讓外媒的虛假報道無(wú)處遁形?,F在,西方急需一個(gè)新的謠言工具箱來(lái)迭代他們的“新疆謊言”,西藏成為了他們的不二選擇。因為,西方人對這里充滿(mǎn)了想象,而真正能夠來(lái)到這里的人少之又少。但是西方媒體的謠言永遠抵不過(guò)在現場(chǎng)的真實(shí)報道,來(lái)西藏看看,這些謠言不攻自破。

版權所有 中國藏學(xué)研究中心。 保留所有權利。 京ICP備06045333號-1

京公網(wǎng)安備 11010502035580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