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繕保護研究——他們這樣守護布達拉宮

發(fā)布時(shí)間:2024-05-15 20:33:00 | 來(lái)源:西藏商報 | 作者: | 責任編輯:曹川川

維修科工人

維修科工人修繕布宮裂縫

幾乎每一個(gè)走進(jìn)布達拉宮的人,都會(huì )被這座雄偉的建筑所震撼。時(shí)光走過(guò)1300多年,布達拉宮依舊巍峨挺立,每年吸引著(zhù)大量游客前來(lái)參觀(guān)。

布達拉宮依山而建,位置險要,因此常常遭受各種自然災害的侵襲,墻壁出現裂縫、木材被蟲(chóng)蛀……幸運的是,有這么一群人,甘心以自己的一生護它周善完美,不問(wèn)自己芳華,陪它走過(guò)上千年歲月中的小小一段。這些平凡卻偉大的工匠,來(lái)自布達拉宮管理處維修科(以下簡(jiǎn)稱(chēng)布宮維修科)。

用“歌聲舞步”修繕布宮裂縫

5名藏族女工一邊唱著(zhù)歌,一邊用手中的工具“帛多”夯打著(zhù)腳下的碎石和泥土,木棒夯土的聲音是節奏,歌聲與步調統一,她們一輪又一輪地合唱著(zhù)。在不間斷地敲打地面數小時(shí)后,石子狀的“阿嘎”被打成平地。達桑告訴記者,這是泥匠組在通過(guò)“打阿嘎”對布宮地面有裂縫的地方進(jìn)行修補。

在藏式建筑工藝中,“打阿嘎”是一種用于屋頂或地面的修筑方法——將西藏特有的“阿嘎土”加上水、蜂蜜、酥油等,混合后鋪于地面或屋頂,再以人工反復夯打,直到“阿嘎”平整結實(shí)。為了讓地面更加光滑,工人們還會(huì )用榆樹(shù)皮等反復擦拭。最終,修復后的地面與屋頂稍帶淺紅色,堅實(shí)、平滑、不滲水,色澤也與宮殿一致。

“這塊地面是由三層‘阿嘎’打成?!必曈X(jué)旺姆笑道。今年47歲的貢覺(jué)旺姆是山南市貢嘎縣人,自1999年起在布達拉宮工作,至今已有25年。她告訴記者,“打阿嘎”時(shí)所唱的歌詞比較簡(jiǎn)單,以反映生活場(chǎng)景和贊美勞動(dòng)為主,是為了在勞動(dòng)中提高效率、活躍氣氛而自然產(chǎn)生的。

25載時(shí)光飛逝,從技藝生疏的新人,到泥匠組的負責人,貢覺(jué)旺姆與同事們保護、修復著(zhù)布達拉宮的每一處屋頂、地坪與墻面?!拔覀兊墓ぷ髅刻煲c土打交道,每次看著(zhù)布宮的一處處裂縫被修繕好,心底總有種自豪感?!必曈X(jué)旺姆說(shuō),“阿嘎”制成的屋頂具有特殊的韌性,即使下方支撐的木梁發(fā)生了斷裂,整個(gè)屋頂也不容易坍塌,是布宮最堅固的一層鎧甲。

用相機排查記錄每處隱患

清晨,寂靜的布宮迎來(lái)了當日第一批游客,大家興奮地與布宮合影,驚嘆于這座建筑的雄偉壯觀(guān)與精美絕倫。而在游客們忙著(zhù)欣賞的同時(shí),達桑背著(zhù)相機穿梭在布達拉宮的各個(gè)角落。與游客不同,他的鏡頭一次次對準墻壁、地面與每一根柱子。

“布宮建筑歷史悠久,常常會(huì )出現一些損壞情況,比如墻壁開(kāi)裂、木材斷裂或被蟲(chóng)蛀等?!边_桑一邊說(shuō)一邊仔細記錄著(zhù),“我需要把這些都拍下來(lái),及時(shí)向上級匯報,以便工匠盡快修繕。等修復工作完成后,我還要拍攝對比照片,留存修復記錄?!?/p>

曾幾何時(shí),年幼的達??粗?zhù)雄偉的布宮暗下決心,長(cháng)大后要在這里工作;2013年,18歲的達桑果斷報考中央民族大學(xué)文博專(zhuān)業(yè),并順利被錄??;2018年,達桑入職布宮管理處,成為維修科一名工作人員,負責布達拉宮建筑群的研究、管理和保護工作。6年來(lái),他背著(zhù)相機走遍布宮每個(gè)角落,記錄著(zhù)布宮的每一處破損、每一處修復,工作至今,共拍攝照片3萬(wàn)余張。

達桑告訴記者,維修科共有75人,主要負責布達拉宮建筑群的研究、管理、保護、修繕等工作,分為修繕組、防蟲(chóng)辦、辦公室,其中修繕組又細分為石匠組、木匠組、泥匠組、裁縫組等,各個(gè)小組各司其職,共同守護這個(gè)“家”。

用“科學(xué)方法”與蟲(chóng)打交道

“你往這邊照一照?!薄稗D身時(shí)慢一點(diǎn),小心啊?!碑斢浾叩竭_一處宮殿時(shí),歐杰次仁正爬上高高的架子,檢查木構件的蟲(chóng)蛀情況,28歲的徒弟扎西加錯用手電筒幫他照明。今年44歲的歐杰次仁是布宮維修科防蟲(chóng)辦的一名工作人員,已經(jīng)在布宮“抓蟲(chóng)”10余年,毫不夸張地說(shuō),布宮的每一處角落、每一根木梁都留下了他的身影。

布達拉宮是西藏現有規模最大、保存最完整的古代宮堡式建筑群,其建筑為石、土、木混合結構,因年代久遠,存在木料蟲(chóng)蛀腐壞等現象。為解決這一隱患,2015年布宮維修科成立了防蟲(chóng)辦,下設防蟲(chóng)實(shí)驗室,目前共有3名工作人員。

防蟲(chóng)辦負責人扎西窮角介紹,防蟲(chóng)實(shí)驗室自成立以來(lái),就以布達拉宮古建木材中蛀蟲(chóng)的防控為重點(diǎn)開(kāi)展工作——每年3月至10月,實(shí)施整個(gè)建筑群木構件防蟲(chóng)滅蟲(chóng)工作,提煉科學(xué)的預防辦法和滅蟲(chóng)方法,對滅蟲(chóng)方法做系統分析、整理,完成后續大規模滅蟲(chóng)的評估工作。并通過(guò)生物學(xué)特性研究,嘗試用碎木屑飼養幼蟲(chóng)、樹(shù)膠封堵蟲(chóng)洞等新的防蟲(chóng)辦法及“一孔一針”防治相結合,來(lái)提高防治效果。

近年來(lái),防蟲(chóng)辦與西藏高原生物研究所合作開(kāi)展了一系列相關(guān)研究工作,通過(guò)詳細的實(shí)地調查和室內研究相結合,收集并統計木材害蟲(chóng)的類(lèi)群、生物學(xué)特性、群落特征以及對應的防治方法,使防控與管理更加科學(xué)高效?!敖?jīng)過(guò)幾年的研究工作,防蟲(chóng)實(shí)驗室取得了一系列寶貴的研究成果。我們有信心,一定可以將危害木構件的害蟲(chóng)控制在一定范圍內?!痹鞲F角說(shuō)。

用“青春時(shí)光”投入布宮修繕

布宮維修科科長(cháng)扎西平措介紹,西藏和平解放以來(lái),黨和國家對文物保護和文化傳承高度重視,先后兩次投入巨資對布達拉宮進(jìn)行修繕。布宮一期維修從1989年初正式開(kāi)始,于1994年8月竣工。前后經(jīng)歷五年零八個(gè)月,維修工程項目達110余項,工程費用共計5300萬(wàn)元,幾乎涉及布宮的所有角落;二期維修工程于2002年6月26日正式破土動(dòng)工,2009年8月23日竣工,歷時(shí)長(cháng)達7年,期間先后投入資金21059萬(wàn)元,維修工程共8個(gè)大項、64個(gè)子項目。同時(shí),在二期維修中,獲得了改性“阿嘎土”、低壓灌漿等重大成果。

扎西平措表示,面對新時(shí)代文物保護的需求和挑戰,布宮將加強在藏式古建筑保護及其修繕工程中的科技保護、藏式古建筑保存環(huán)境研究、藏式古建筑的主要病害調查研究以及新材料、新工藝的試驗和使用工作,為西藏傳統古建筑的科學(xué)保護提供思路與方法。

當日,在達桑的帶領(lǐng)下,記者一行看到的泥匠組、防蟲(chóng)辦所開(kāi)展的工作,只是維修科日常工作的冰山一角。與此同時(shí),還有石匠組、木匠組、裁縫組等,每天都在對布達拉宮進(jìn)行不同的維修保護工作。大家的工作日常,仿佛在打理自己的“家”,一磚一石、一墻一柱,都蘊含著(zhù)布宮所有工作人員的心血。達桑介紹,維修科對布宮建筑群的定期檢查,幾十年來(lái)從未改變?!巴ㄟ^(guò)檢查可以發(fā)現建筑存在的問(wèn)題,并及時(shí)組織技術(shù)人員完成日常維修,才能保障建筑功能的持久,每一年我們維修的工程有上百處?!?/p>

投入自己的“青春時(shí)光”,修繕布宮的“千年時(shí)光”。歷經(jīng)風(fēng)雨依然巍峨挺立,布達拉宮無(wú)聲地證明著(zhù)維修科每一位工匠付出的意義?!皩ξ液臀业耐聜兌?,布宮就是我們的‘家’,我們也將倍加珍惜我國文物和文化遺產(chǎn)事業(yè)發(fā)展的大好機遇,用心用情用力做好布達拉宮保護傳承各項工作?!边_桑說(shuō)。

記者手記

2018年采訪(fǎng)布宮時(shí),我第一次了解到布宮有個(gè)維修科,每天都在對布宮進(jìn)行保護修繕,他們的足跡踏遍布宮每個(gè)角落。很多人從青蔥歲月到白發(fā)蒼蒼,在布宮的陪伴下走過(guò)自己的一生。

為了更好地了解布宮維修科的工匠們,我約了此次采訪(fǎng),了解維修科的日常,同時(shí)搜索觀(guān)看了文博探索節目《國家寶藏》。1300多年前,設計布宮的建筑家們將各地工匠的創(chuàng )作完美地凝聚在這座宮殿中,而工匠們勞作的瞬間,被畫(huà)師記錄在了布達拉宮紅宮西大殿二層回廊的墻壁上,正是這些樸實(shí)的勞動(dòng)者成就了布達拉宮的氣貫蒼穹。

千百年來(lái),工匠換了一批又一批,如今維修科的每位工匠都是當年那些工匠的延續。布達拉宮管理處原處長(cháng)強巴格桑在布宮任職22年,退休時(shí)已年近七旬。在《國家寶藏》節目中,他曾表示,每次打雷、下雨、地震……布宮的工作人員都在第一時(shí)間待命,哪里出現問(wèn)題就去哪里解決。此次采訪(fǎng),在達桑的帶領(lǐng)下,我看到了布宮每一名工作人員的耐心、細心和責任心,看到了如今流淌在布宮的“新鮮血液”,新時(shí)代青年人的堅守與熱愛(ài)……

(來(lái)源:西藏商報,作者:文/記者次吉旦增玉珍圖/記者貢曲羅杰桑旦歐珠)

版權所有 中國藏學(xué)研究中心。 保留所有權利。 京ICP備06045333號-1

京公網(wǎng)安備 11010502035580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