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書(shū)薦】馬麗華:走過(guò)看過(guò)寫(xiě)過(guò)——“走過(guò)西藏”系列2024修訂版代后記

發(fā)布時(shí)間:2024-06-01 20:27:00 | 來(lái)源:中國藏學(xué)出版社 | 作者: | 責任編輯:曹川川

收入“走過(guò)西藏”系列的這四本書(shū),按照寫(xiě)作時(shí)序,是從1987年到2001年陸續完成;涉及空間范圍,大致涵括了西藏自治區東西南北中;內中所呈現的,固然集中于作者在場(chǎng)的二十幾年見(jiàn)聞?dòng)H歷,然于“立此存照”之外,但凡涉及一地文史,追溯起來(lái)往往千幾百年上不封頂,迨至截止時(shí)間,當為“時(shí)至今日”——直到2023年春末,還在忙于進(jìn)藏采訪(fǎng)并補寫(xiě)相關(guān)人群的后續故事。所謂修訂即修改訂正,本系列紀實(shí)作品的修訂原則首先是糾錯,字面的打磨潤色還在其次,有刪減是正常的,跟訪(fǎng)性質(zhì)的續寫(xiě)尤其必要。終將這幾點(diǎn)突出體現的,主要在各書(shū)最后篇章,有重組,有新寫(xiě),刪除了膚淺議論,充實(shí)了后話(huà)新奇。而正文部分基本做到“修舊如舊”,保留了20世紀八九十年代現場(chǎng)既視感,增補內容則以注釋類(lèi)“旁白”及附錄形式以示后續。

歷次修訂整理還體現在技術(shù)層面的改善。例如,早期版本無(wú)圖,2002年以后各版配發(fā)圖片并時(shí)有調整更換,算是與時(shí)俱進(jìn)的表現。早期版本有章無(wú)節,自2003年臺版開(kāi)始劃分小節,是因為聽(tīng)從了編輯建議:方便閱讀,是對讀者友善的表現。由此留下各節或長(cháng)或短、畸輕畸重痕跡,加之不時(shí)出現各種樣式的添加痕跡,導致最終文本所呈現的與最初版本相比較,像不像跟著(zhù)歲月增厚的沉積巖層,有些地方或成變質(zhì)巖,個(gè)別地方更像火山碎屑巖。

類(lèi)似較大幅度修訂不下三次:每再版必改之,而歷次修訂中唯本版修改程度最大。原因來(lái)自距2007版間隔16年之久,這期間西藏面貌變化之巨,令人嘆為觀(guān)止。從事紀實(shí)文學(xué)創(chuàng )作的作者起初以為可以長(cháng)長(cháng)久久跟蹤觀(guān)察某些地方和人群,結果卻是看著(zhù)看著(zhù)不見(jiàn)了,跟著(zhù)跟著(zhù)走丟了。極端例子至少三個(gè):其一《藏北游歷》所寫(xiě)雙湖嘎措鄉,從20世紀70年代開(kāi)始“開(kāi)發(fā)”“無(wú)人區”,尋找新牧場(chǎng),到近年集體搬遷至山南農區雅魯藏布江畔,完成了一個(gè)大跨度轉折。其二是《靈魂像風(fēng)》開(kāi)篇第一章拉薩近郊查古村,已然不復存在,而是建成拉薩火車(chē)站,2015年夏季我還跟當年的村民、現在的市民在其新家園“柳梧新區”歡度了沒(méi)有田野可轉的望果節。其三是《藏東紅山脈》里一個(gè)特別群體,窮鄉僻壤三巖人,幾乎搬空了,從金沙江畔搬遷至雅魯藏布江流域的這個(gè)縣那個(gè)縣……從前的牧民、農民和農牧兼作的山民,從此有了新的家園,正在適應新的生業(yè)和生活。衷心祝福的同時(shí),心想那些“老家藏北”“老家三巖”的后輩們,也許會(huì )從字里行間查看故鄉舊聞吧!不限于此,書(shū)中所反映的20世紀八九十年代西藏農牧區基層面貌,也聊供有心人從中一覽,由此是否構成紀實(shí)文學(xué)價(jià)值的一部分。

很高興能夠著(zhù)手舊作修改,并非經(jīng)常會(huì )與此等幸運相遇,所以非常感謝中國藏學(xué)出版社提供的這次糾錯機會(huì )。這四本書(shū)的多個(gè)版本多年來(lái)歷經(jīng)多家出版社,最后落葉歸根于作者退休前十年供職其間的藏學(xué)社,可謂得其所哉。一般說(shuō)來(lái)本版也該是最后修訂的版本了,寄望于未來(lái)年輕一輩與我同樣情懷,跟進(jìn)續寫(xiě)全新篇章。

很高興借修訂之機重讀舊作,等于是將當年走過(guò)的地方再走上一遭,好一似情景再現當年的風(fēng)光路過(guò)的人。慶幸自己趁著(zhù)精力充沛的時(shí)候,去走,去看,去寫(xiě),當然前提是有那么多可走、可看、可寫(xiě)的?;叵搿恫乇庇螝v》之前,寫(xiě)下的詩(shī)句何其單純,“羌塘又大又松軟,羌塘白茫?!?,另一首詩(shī)還寫(xiě)過(guò)“聽(tīng)說(shuō)這兒曾是汪洋,她要尋一枚夜光螺,又明亮又嘹亮”。幾十年過(guò)后,發(fā)生滄桑之變的不僅是身處的環(huán)境,“走過(guò)西藏”的作者其人之改變何嘗不如此。這四本書(shū)的采寫(xiě)伴隨著(zhù)個(gè)人學(xué)習和成長(cháng)的歷程,之后追隨青藏高原科考團隊,描述過(guò)億萬(wàn)年自然演化史的《青藏光芒》;借助藏學(xué)研究成果,寫(xiě)下了藏地人文歷史的《風(fēng)化成典》——回首過(guò)往,西藏教給我的可真多。

2023年5月定稿于北京

購書(shū)請掃碼進(jìn)入中國藏學(xué)官方書(shū)店:

(來(lái)源:中國藏學(xué)出版社)

版權所有 中國藏學(xué)研究中心。 保留所有權利。 京ICP備06045333號-1

京公網(wǎng)安備 11010502035580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