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話(huà)千年古剎宏覺(jué)寺

發(fā)布時(shí)間:2024-06-24 19:16:00 | 來(lái)源:中國西藏網(wǎng) | 作者: | 責任編輯:

千年古剎宏覺(jué)寺位于青海省西寧市城中區,面積約3000平方米,一進(jìn)三院。有山門(mén)、護法殿,前院兩側有鐘鼓樓,中院有三大菩薩殿,后院為靜室、林園,殿宇壯麗、林園幽靜,為鬧市中的一方凈土。 

圖為俯拍宏覺(jué)寺 

穿越時(shí)空,矗立千年,宏覺(jué)寺訴說(shuō)著(zhù)怎樣的動(dòng)人故事? 

作為唐蕃古道和京藏古道驛站所在地,它是青藏高原與內地交流互動(dòng)的橋梁紐帶,也是民族團結的重要歷史見(jiàn)證。在維護祖國統一、促進(jìn)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等方面作出了重要貢獻。同時(shí),作為十世班禪與習仲勛同志近40年革命友情的見(jiàn)證,新時(shí)代在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方面發(fā)揮著(zhù)積極作用。 

圖為宏覺(jué)寺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體驗館內“唐蕃聯(lián)姻”塑像攝影:王茜 

公元七世紀,文成公主自長(cháng)安進(jìn)藏途中,曾在青藏高原農牧區交界處、即現在的西寧地區停留了一個(gè)多月,期間在此留下一座供奉釋迦牟尼十二歲等身像的土壇寶座。 

圖為記者在2019年拍攝的宏覺(jué)寺(也稱(chēng)“洪覺(jué)寺”)被認定為西寧市市級文物保護單位后的石碑攝影:王茜 

數百年后,吐蕃末代贊普朗達瑪禁毀佛法,不少高僧紛紛出逃,其中的藏繞賽、堯格迥和瑪釋迦逃到青海隱居修行,被稱(chēng)為“三賢哲”。為了符合佛教戒規要求,“三賢哲”邀請了果旺和基班兩位漢傳佛教比丘共同為弟子喇欽·貢巴饒賽在丹斗寺授戒傳法。公元941年,喇欽·貢巴饒賽及藏漢高僧在文成公主當年筑壇供奉佛像的遺址上創(chuàng )建了宏覺(jué)寺。 

圖為宏覺(jué)寺觀(guān)音殿西面大梁上的題記攝影:王茜 

北宋時(shí)期,宗喀王唃廝啰筑成青唐城(今青海西寧市),故有“先有宏覺(jué)寺,后有青唐城”的說(shuō)法。到了元代,闊端和忽必烈先后迎請薩迦班智達和其侄子八思巴到該地弘法。薩迦班智達和八思巴正是另一段民族團結的歷史佳話(huà)——涼州會(huì )盟的親歷者。明朝,永樂(lè )皇帝敕賜寺名“弘覺(jué)寺”,至今,在寺院古建的橫梁上還能看到留下的字跡。 

圖為班禪行宮匾額攝影:王茜 

清乾隆四十四年(1779年),六世班禪遠赴北京為乾隆祝壽。乾隆對六世班禪在途中的安危冷暖關(guān)懷備至,不僅要求各地官員做好迎送,還特派大臣全面重修了宏覺(jué)寺,并將修繕一新的寺院賜給六世班禪。自此,宏覺(jué)寺成為班禪世系在青海的重要駐錫地。 

圖為習仲勛與十世班禪在西安班禪樓門(mén)前合影翻拍自宏覺(jué)寺內展覽 

1949年10月1日,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宣告成立的當天,十世班禪歡欣鼓舞,當即向毛主席、朱總司令發(fā)出致敬電,表達擁護中國共產(chǎn)黨和新中國,擁護解放西藏、實(shí)現祖國統一的強烈愿望。1951年4月,十世班禪從西寧出發(fā),率領(lǐng)班禪堪布會(huì )議廳主要官員到北京,表示竭誠擁護中央人民政府的決心,積極推動(dòng)和支持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關(guān)于和平解放西藏事宜的談判。4月22日途經(jīng)西安時(shí),受到了習仲勛和西北軍政代表的熱烈歡迎,這也開(kāi)啟了習仲勛與十世班禪兩人近40年的深厚革命友情。 

1951年5月23日,《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關(guān)于和平解放西藏辦法的協(xié)議》正式簽訂,宣告西藏和平解放?!妒邨l協(xié)議》第五條中明確規定,“班禪額爾德尼的固有地位及職權,應予維持?!备鶕喽U在西藏的歷史地位和西藏廣大僧俗群眾的意愿,為促進(jìn)西藏內部團結和落實(shí)《十七條協(xié)議》,十世班禪返回西藏勢在必行。十世班禪從北京返回西寧并準備返藏,中央人民政府開(kāi)始為十世班禪返回西藏進(jìn)行周密籌備。1951年12月15日,時(shí)任中共中央西北局書(shū)記、西北軍政委員會(huì )副主席習仲勛同志代表黨中央專(zhuān)程來(lái)到西寧宏覺(jué)寺,為即將首次進(jìn)藏的十世班禪送行。 

圖為習仲勛代表西北軍政委員會(huì )前來(lái)送行,期間和十世班禪、喜饒嘉措,青海省委、省政府領(lǐng)導及各界人士一起合影程頤工供圖 

12月19日,習仲勛在宏覺(jué)寺會(huì )見(jiàn)了青海省黨政軍代表和來(lái)自甘青各地區、各大寺院的活佛、高僧大德、地方千百戶(hù)、僧俗群眾等,并主持了十世班禪進(jìn)藏的送行儀式。 

如今,宏覺(jué)寺內,習仲勛與十世班禪會(huì )面的房間依然保留著(zhù)原樣,習仲勛為班禪送別的塑像,將這一重要時(shí)刻永久定格…… 

時(shí)光千載,綿延不絕, 

在古跡前凝望、塑像前駐足、梁檁下舉目, 

人們與這座千年古剎對話(huà), 

時(shí)空交疊,血脈賡續; 

縱經(jīng)寒暑,熠熠生輝。

(來(lái)源:中國西藏網(wǎng),記者:吳建穎、王茜、姚浩然、巫姍燕) 

版權所有 中國藏學(xué)研究中心。 保留所有權利。 京ICP備06045333號-1

京公網(wǎng)安備 11010502035580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