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婧、靳海波:加快推進(jìn)民族事務(wù)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

發(fā)布時(shí)間:2024-06-26 20:45:06 | 來(lái)源:西藏日報 | 作者: | 責任編輯:

民族事務(wù)治理是國家治理的重要組成部分,民族事務(wù)治理現代化是國家治理現代化在民族地區的延伸和呈現。在世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和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戰略全局背景下,加快推進(jìn)民族事務(wù)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尤為緊迫,必須在全面把握習近平總書(shū)記關(guān)于加強和改進(jìn)民族工作的重要思想和緊密?chē)@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這一主線(xiàn)基礎上,深刻認識民族事務(wù)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重要意義、實(shí)現要求和實(shí)踐探索。

一、深刻認識民族事務(wù)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重要意義

民族事務(wù)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是實(shí)現國家治理現代化的重要環(huán)節。我國是統一的多民族國家,民族事務(wù)治理在國家治理中始終占據著(zhù)重要地位。民族事務(wù)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科學(xué)內涵在國家治理現代化發(fā)展進(jìn)程中不斷豐富與完善,必須以統一的多民族國家國情為出發(fā)點(diǎn),因地制宜、因類(lèi)施策,進(jìn)一步推動(dòng)民族事務(wù)治理體系制度化、科學(xué)化、規范化、程序化,才能把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各方面的制度優(yōu)勢轉化為治理國家的效能。

民族事務(wù)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是解決民族地區發(fā)展不平衡不充分問(wèn)題的現實(shí)需要。當前,我國民族地區已經(jīng)歷史性地解決了絕對貧困問(wèn)題,共同邁入了小康社會(huì )。由于歷史、自然環(huán)境等因素影響,民族地區自我發(fā)展能力仍然有所欠缺,自主創(chuàng )新能力和造血能力較弱、城鄉區域發(fā)展和收入分配差距依然較大、基本公共服務(wù)有待改善等發(fā)展不平衡不充分的問(wèn)題比較突出。只有持續推動(dòng)民族事務(wù)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水平的提升,完善差別化區域支持政策,支持民族地區全面深化改革開(kāi)放,提升自我發(fā)展能力,才能不斷縮小發(fā)展差距,實(shí)現各民族共同繁榮發(fā)展。

民族事務(wù)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是堅決防范民族領(lǐng)域重大風(fēng)險隱患的必然選擇。充分運用法治思維和法治方式統籌社會(huì )力量、調節社會(huì )關(guān)系、規范社會(huì )行為是民族事務(wù)治理能力現代化的主要方式。通過(guò)強化民族事務(wù)治理的政治動(dòng)員力、思想引領(lǐng)力、組織保障力,促使民族事務(wù)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科學(xué)、有序、規范推進(jìn),切實(shí)保障各族群眾合法權益,才能匯聚起防范民族領(lǐng)域重大風(fēng)險隱患的堅實(shí)群眾基礎。

二、全面把握民族事務(wù)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實(shí)現要求

要牢牢把握民族事務(wù)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性質(zhì)方向。2021年中央民族工作會(huì )議提出,構建黨委統一領(lǐng)導、政府依法管理、統戰部門(mén)牽頭協(xié)調、民族工作部門(mén)履職盡責、各部門(mén)通力合作、全社會(huì )共同參與的新時(shí)代黨的民族工作新格局。一是堅持黨委統一領(lǐng)導,把民族工作納入“五位一體”總體布局和“四個(gè)全面”戰略布局,納入黨的建設、意識形態(tài)工作責任制、政治考察、巡視巡察、政績(jì)考核等各項工作,確保黨的領(lǐng)導制度化、具體化。二是要完善政府依法管理,發(fā)揮好民族事務(wù)治理委員會(huì )工作職責,把民族事務(wù)治理納入國民經(jīng)濟和社會(huì )發(fā)展規劃,納入法治建設規劃和綜合執法范疇。三是加強統戰部門(mén)牽頭協(xié)調,通過(guò)深入細致的工作,促進(jìn)黨政關(guān)系、民族關(guān)系、宗教關(guān)系、階層關(guān)系和海內外同胞的關(guān)系更加和諧,既要加強統籌協(xié)調,又充分發(fā)揮各方面優(yōu)勢和作用。

要把法治化、制度化、規范化作為核心內容。法治化、制度化、規范化是民族事務(wù)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必然要求,要堅持以法治、制度、規范為核心的“三維”治理模式,提升民族事務(wù)治理體系與治理能力現代化水平。堅持法治之維,就是要在嚴厲打擊民族分裂勢力的同時(shí),健全民族政策和法律法規體系,依法治理民族事務(wù)。堅持制度之維,應完善復合型治理的民族工作體制機制,提升化解民族領(lǐng)域風(fēng)險隱患的制度韌性。要健全民族事務(wù)治理的黨建引領(lǐng)機制、多元共治機制、協(xié)同響應機制、信息溝通機制、應急處置機制,系統建構民族事務(wù)治理共建共治共享格局。堅持規范之維,就是堅持我國宗教中國化方向,積極引導宗教與社會(huì )主義社會(huì )相適應。

要以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為主線(xiàn)。以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為主線(xiàn),推進(jìn)民族事務(wù)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需把握以下三個(gè)方面要求:一是持續推進(jìn)基本公共服務(wù)均等化。要充分發(fā)揮以公共服務(wù)為載體的政治紐帶作用,持續推進(jìn)基本公共服務(wù)均等化,以此為感知媒介,增強各族人民對偉大祖國的認同。二是以增進(jìn)共同性為首要方向,加強民主法治、權利義務(wù)等現代政治價(jià)值的宣傳和引導。三是堅持物質(zhì)和精神并重,堅持“發(fā)展第一要務(wù)”的同時(shí),以社會(huì )主義核心價(jià)值觀(guān)為引領(lǐng),大力發(fā)展公共教育、公共文化事業(yè),弘揚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革命文化、社會(huì )主義先進(jìn)文化,構筑中華民族共有精神家園。

三、統籌推進(jìn)民族事務(wù)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實(shí)踐探索

新時(shí)代,我們要高舉習近平新時(shí)代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思想偉大旗幟,深入學(xué)習領(lǐng)會(huì )習近平總書(shū)記關(guān)于加強和改進(jìn)民族工作的重要思想,積極探索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實(shí)踐路徑,持續提升民族事務(wù)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水平。

以解放思想為先導,與時(shí)俱進(jìn)推進(jìn)民族事務(wù)治理創(chuàng )新。習近平總書(shū)記強調,“解放思想是前提,是解放和發(fā)展社會(huì )生產(chǎn)力、解放和增強社會(huì )活力的總開(kāi)關(guān)”“黨的民族工作創(chuàng )新發(fā)展,就是要堅持正確的,調整過(guò)時(shí)的,更好保障各民族群眾合法權益”。推進(jìn)民族事務(wù)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是一個(gè)適應時(shí)代變化,創(chuàng )新體制機制、完善法律法規的過(guò)程。要堅持解放思想、沖破不合時(shí)宜的舊觀(guān)念束縛,打破傳統和教條羈絆,積極探索“促進(jìn)公平正義、增進(jìn)人民福祉”的新觀(guān)念新實(shí)踐,提出新思路、新理念,與時(shí)俱進(jìn)地推進(jìn)民族事務(wù)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

以制度建設為根本,做好民族事務(wù)治理體系現代化頂層設計。要從戰略上謀劃民族事務(wù)治理體系的現代化,從總體上考慮和規劃改革方案,從中央宏觀(guān)層面加強對治理體制改革的領(lǐng)導和指導。根據不同地區、不同民族實(shí)際,以公平公正為原則,突出區域化和精準性,針對特定地區、特殊問(wèn)題、特別事項制定實(shí)施差別化區域支持政策。工作方法上要注意把握分寸、慎重穩進(jìn),既要解決好“等不得”的問(wèn)題,也要處理好“急不得”的事情,防止犯急躁病、胡亂作為,反復“翻燒餅”,從一個(gè)極端走向另一個(gè)極端。

以依法治理為靈魂,確保民族事務(wù)治理工作在法治軌道上運行。法治是國家治理現代化的內在要求,推動(dòng)民族事務(wù)治理步入法治化軌道,是維護國家統一的重要途徑。依法治理民族事務(wù)不僅是法治中國建設的必然要求,也是維護好各民族權利的歷史選擇,必須堅持走中國特色解決民族問(wèn)題的正確道路,堅持和完善民族區域自治制度,堅持憲法明確規定的解決我國民族問(wèn)題的基本原則。要持續加大民族工作相關(guān)法律法規普法力度,不斷健全民族工作法律法規體系,完善民族事務(wù)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評價(jià)監督體系,建立完善依法治理民族事務(wù)的考評考核工作機制和工作體系。

以協(xié)同治理為抓手,積極探索社會(huì )治理新模式。要建立起黨組織統一領(lǐng)導、政府依法履責、各類(lèi)組織積極協(xié)同、群眾廣泛參與,自治、法治、德治相結合的基層治理體系,健全常態(tài)化管理和應急管理動(dòng)態(tài)銜接的基層治理機制,構建網(wǎng)格化管理、精細化服務(wù)、信息化支撐、開(kāi)放共享的基層管理服務(wù)平臺。不斷增強社會(huì )協(xié)同,注重吸納整合社會(huì )力量,不斷完善相關(guān)制度安排,盡可能多地吸引多元力量參與到治理全過(guò)程,推動(dòng)資金、人才、技術(shù)、管理等要素集聚,調動(dòng)一切可以調動(dòng)的積極因素,最大限度凝聚各方面力量,鞏固和發(fā)展新時(shí)代黨的民族工作新格局,有序推進(jìn)民族事務(wù)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

(來(lái)源:《西藏日報》2024年6月25日第6版,作者單位:西藏自治區黨委黨校)

版權所有 中國藏學(xué)研究中心。 保留所有權利。 京ICP備06045333號-1

京公網(wǎng)安備 11010502035580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