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愛(ài)中:清代邸報中的西藏鏡像與中央政府治藏互動(dòng)關(guān)系考察

發(fā)布時(shí)間:2024-06-27 19:36:00 | 來(lái)源:西藏研究 | 作者: | 責任編輯:曹川川

【內容摘要】作為一種媒介載體,清代邸報在西藏的出現,源于邊疆治理需要的同時(shí)也服務(wù)于邊疆治理。通過(guò)清代邸報中呈現出的西藏鏡像,可以發(fā)現邸報發(fā)揮了宣達皇命、溝通上下、分工協(xié)作、連接中西、溝通古今的信息傳播功能。這種功能,不僅充當了清中央政府治理西藏的工具,便利了多元治理主體之間的連接、聯(lián)系,確保了清代“大一統”治理格局以及西藏局勢的整體穩定,也增進(jìn)了各界人士對西藏的關(guān)注和了解。

【關(guān)鍵詞】邸報;邊疆治理;大一統;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

【作者簡(jiǎn)介】袁愛(ài)中,西藏民族大學(xué)教授;盧春宇,西藏民族大學(xué)新聞傳播學(xué)院在讀碩士研究生。

【文章來(lái)源】《西藏研究》2024年第2期。原文編發(fā)時(shí)略有刪節調整,注釋從略。

正文

邸報作為中國古代重要的傳播媒介之一,對維系“大一統”國家治理體系具有重要價(jià)值。對清中央政府來(lái)說(shuō),底定中原和治理邊疆是實(shí)現“大一統”目標的兩個(gè)重要面向。清朝建立了一套以奏折制度為核心的信息收發(fā)系統和以邸報為核心的信息發(fā)布系統,借助驛傳系統助推國家治理。邸報可以把最高權力中心的政情,“以比較快的速度,公之于一個(gè)地域極為廣闊的空間,準確地表達皇帝的意志,體現其權力在空間上的延伸,是表現中央權威、掌握政治話(huà)語(yǔ)權的一種方式?!碑斍皩W(xué)界在中國新聞傳播史、少數民族新聞史以及清史研究中,利用邸報對邊疆民族地區進(jìn)行研究的成果較為匱乏,成為一個(gè)亟待開(kāi)拓的領(lǐng)域。之所以造成這種局面,究其原因,一是根據清朝規制,駐京提塘負責辦理邸報的編輯、發(fā)行業(yè)務(wù),但西藏、青海、蒙古等邊疆地區并沒(méi)有設置駐京提塘,這是清代邸報在邊疆傳播較少,研究匱乏的原因;二是目前學(xué)界尚未發(fā)現清代邸報在西藏等邊疆地區傳播的直接證據,加之清代前期邸報原件多不可得,特別是乾隆以前,邸報實(shí)物原件更是少有存世;三是學(xué)者研究邸報時(shí)缺乏邊疆視角,對清代典籍中涉及傳播到邊疆的邸報史料未予特別關(guān)注,邸報在邊疆地區的傳播成為研究的空白點(diǎn)和薄弱點(diǎn)。

通過(guò)挖掘史料,筆者發(fā)現雍正二年(1724),鎮守四川松潘等處地方總兵官都督僉事周瑛入藏平叛,在呈奏給雍正皇帝的奏折中有“臣于西藏接閱邸抄”的表述。這說(shuō)明邸報最晚于雍正二年已經(jīng)到達西藏,雍正以后邸報還在西藏實(shí)現了相對穩定的傳播。在國家圖書(shū)館出版社出版的《邸抄》影印本、全國圖書(shū)館文獻縮微復制中心影印出版的《京報(邸報)》中亦發(fā)現了豐富的涉藏內容;《申報》全錄京報也有大量涉及西藏的邸報內容,通過(guò)梳理中國第一歷史檔案館所藏西藏和藏事滿(mǎn)漢文檔案以及藏事奏牘、日記、筆記等間接文獻,也有涉及西藏內容的邸報記載。通過(guò)發(fā)掘新材料,提出新問(wèn)題,本文擬就清代邸報在西藏傳播與西藏治理之間的互動(dòng)關(guān)系等問(wèn)題作出一些新的探索。

一、清代邸報在西藏的出現源于邊疆治理需要

康熙五十七年(1718)春,準噶爾部蒙古攻占西藏,胤禵被任命為撫遠大將軍,統率大軍進(jìn)駐青海討伐。在西寧,胤禵收到了康熙帝賞賜的諸多食品,其中有“隨同二月初二日前來(lái)之邸報賞送之江南藕四箱”以及用“裝邸報之匣”盛放的熱河榛子等物。

另外,《藏紀概》一書(shū)也提到涉及西藏的邸報內容?!恫丶o概》是目前公認最早成書(shū)的西藏地方志,由康熙末年隨清軍入藏的李鳳彩撰寫(xiě),記錄了康熙五十九年撫遠大將軍胤禵指揮清朝北路軍入藏驅逐準噶爾軍隊的經(jīng)過(guò)及內容,對西藏的山川地貌等也作了介紹?!恫丶o概》在“卷之初”有《錄邸抄所載圣祖論地理水源文》(以下簡(jiǎn)稱(chēng)《論地理水源文》)相關(guān)內容:

康熙六十年二月初四日撫遠大將軍王允禵折奏。奉上諭:朕于地理,從幼留心。凡古今山川名號,無(wú)論邊徼遐荒,必詳考圖籍,廣詢(xún)方言,務(wù)得其正。故遣使臣至昆侖西番諸處,凡大江、黃河、黑水、金沙、瀾滄諸水發(fā)源之地,皆目擊詳求,載入輿圖。今大兵得藏,邊外諸番,悉心歸化。三藏、阿里之地,俱入版圖。其山川名號,番漢異同,當于時(shí)考證明核,庶可傳信于后……爾等將山川地名詳細改正具奏。

《藏紀概》所錄邸報《論地理水源文》與清朝鞏固在西藏的統治權與治理權相關(guān),體現了“驅準保藏”后清朝認識邊疆狀況、實(shí)施行政管理、維護國家領(lǐng)土完整的需要。 

“諭旨及奏疏下閣者,許提塘官謄錄事目,傳示四方,謂之邸抄”?!爸I旨及奏疏下閣者”表明邸報源自從內閣發(fā)抄的皇帝諭旨與臣僚折奏,這些諭旨與折奏經(jīng)過(guò)駐京提塘抄錄后在全國發(fā)行形成邸報,其目的在于“天下公知”——“凡朝廷示諭京外大臣一切應辦之事,以及用人行政并有當使天下人共知之件,若無(wú)月報,則何而知之?故由內閣衙門(mén)發(fā)抄,改名邸抄,交報局刊印通行”。這里特別提及“示諭京外大臣一切應辦之事”,邊疆地區也應該包括其中?!渡陥蟆贰叭浘﹫蟆笨d了許多涉及邊疆事務(wù)的內容,同時(shí)也提出邊疆“臣民”閱讀邸報的必要性:

圣人之言,公而無(wú)私,國家之事亦公而無(wú)私。既可宣諸諭旨,其尚有忌諱之意而不使人知者耶?外省則有遠近之別,其云貴、邊疆且至百余日之程限,若京中則至近也。諭旨一出,臣民皆知。豈京中之臣民可以當日恭讀,而外省之臣民必故示以秘密乎。

這表明邸報在邊疆與內地皆有發(fā)行,且同等重要。

需要說(shuō)明的是,清代邸報的編輯、發(fā)行主體均在北京,涉及邊疆的內容沒(méi)有超出宮門(mén)抄、諭旨、奏折范圍,在版面安排上具有行省與邊疆一體化編排特點(diǎn),沒(méi)有為邊疆地區專(zhuān)門(mén)編輯發(fā)行,也并未出現少數民族語(yǔ)言。作為手抄本的邸報在明清時(shí)期有多個(gè)版本,明發(fā)諭旨是不同版本必錄的內容,至于奏折會(huì )根據發(fā)往地區、對象不同,依據接近性、相關(guān)性原則予以選擇、報道,發(fā)往京外的邸報存在信息損耗現象。因此,涉及邊疆內容的邸報不僅在全國發(fā)行,更會(huì )發(fā)往邊疆地區。因為,具奏人員經(jīng)常從邸抄上了解朝廷對其上報內容的批示,也會(huì )看到自己及其他人員的任免獎懲信息,這是邸報受到官員關(guān)注的重要原因之一。

康熙末年,清朝成功驅逐入侵西藏的準噶爾軍隊,康熙在《論地理水源文》中提及“三藏、阿里之地俱入版圖”,同時(shí)將西藏納入《禹貢》九州的傳統空間秩序之中,表達了西藏自古以來(lái)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的地理觀(guān)念?!墩摰乩硭次摹凡粌H記錄在《清圣祖實(shí)錄》中,也出現在邸報中。周靄聯(lián)在嘉慶六年匯輯成的《西藏紀游》一書(shū)中,同樣抄錄了康熙上諭《論地理水源文》,說(shuō)明他不僅完整接受康熙的西藏地理空間知識和觀(guān)念,而且將這些地理觀(guān)念內化并自覺(jué)主動(dòng)傳播西藏地理知識的動(dòng)力。編纂于清乾隆末至嘉慶初年的《衛藏通志》,也將《論地理水源文》置于山川部分的最前面,使西藏成為世人較熟知的地理空間,形塑了關(guān)于西藏地理的空間觀(guān)念?!暗乩砜臻g劃分與描述是政治、歷史和文化的結果,但是,地理空間反過(guò)來(lái)又是身份認同與文化認同的標志”。西藏地理空間知識就在這種宣傳中逐漸內化為國民共識,不斷塑造著(zhù)國人的國家疆域意識,也孕育了國民現代民族國家共同體意識。

經(jīng)過(guò)一系列軍事行動(dòng),到乾隆后期清代疆域達到歷史巔峰。在將邊疆地區納入主權治理范圍的過(guò)程中,清廷總會(huì )及時(shí)宣揚皇帝開(kāi)疆拓土的歷史功績(jì),并建立一套行之有效的行政體系和信息傳播體系,在更廣闊空間內完善國家主權構建,出刊諸邸報就是其中重要舉措。邸報在邊疆地區的傳播,適應了清朝構建國家主權的政治需要,反映了清代對邊疆直轄式、一體化管理的特點(diǎn)。邊疆治理是一個(gè)系統工程,邸報屬于并服務(wù)于這個(gè)系統。清代邸報的功能不是一個(gè)抽象的論述,需要根據清代邸報中呈現出的西藏鏡像與清朝邊疆治理的互動(dòng)關(guān)系加以論證。分析清代邸報中的涉藏內容,舉凡中央駐藏官員、西藏地方政府僧俗官員的任免獎懲,西藏重大事件的發(fā)生、發(fā)展,西藏軍政、宗教事務(wù)以及與四川直省的往來(lái)關(guān)系等均有呈現。

二、清代邸報中呈現出的西藏鏡像與治藏政策的演變

《論地理水源文》明確指出西藏三危之地“猶中國之三省”的空間身份,揭示長(cháng)江上游支流岷江、金沙江、漢水皆“源發(fā)于西番”的地理認知和媒介鏡像。作為一種媒介形態(tài),邸報還聚焦于清朝平定羅卜藏丹津、阿爾布巴叛亂、珠爾墨特那木扎勒叛亂、抗擊廓爾喀侵藏戰爭、英軍侵藏以及川軍入藏等重大事件,并予以媒介呈現。清代邸報中的西藏鏡像,不僅體現了清朝對西藏地方行使政治、軍事、宗教、外交等方面的主導權與話(huà)語(yǔ)權,同時(shí)展示了邸報與清朝治理西藏政策演變的互動(dòng)關(guān)系。

(一)清代邸報對西藏重大軍政活動(dòng)的媒介呈現

雍正二年,清廷平復羅卜藏丹津叛亂,周瑛在入藏平叛中發(fā)揮了重要作用并受到嘉獎。在呈遞給雍正帝的謝恩折中,有“臣于西藏接閱邸抄”的字樣:“鎮守四川松潘等處地方總兵官都督僉事臣周瑛謹奏,為恭謝天恩事。雍正二年六月二十日,臣于西藏接閱邸抄,仰蒙圣主天恩,賞臣一拜他拉布勒哈番?!?/p>

雍正六年,西藏爆發(fā)了衛藏戰爭,清廷平復阿爾布巴叛亂的內容出現在邸抄中:“乃有阿爾布巴等逆天背理,侵擾西藏?;噬习c為懷,赫焉震怒,特命大臣等帶兵前往,糾察情由,分別治罪。一切機宜皆預定于宸衷勝算,今渠魁已經(jīng)就擒,從此沙漠永清,共樂(lè )升平矣。奴才接閱邸抄,不勝踴躍,歡忭之至,為此具折稱(chēng)賀以聞。謹奏?!?/p>

乾隆十五年,西藏發(fā)生珠爾墨特那木扎勒之亂,邸報呈現了事件的起因及過(guò)程:“乾隆十五年,朱爾墨特那木札爾(記作朱爾墨特)之變,其始皆駐藏大臣紀山釀之……而紀山先已拿交刑部治罪,上怒甚,念其父曾經(jīng)出師陣亡優(yōu)恤,不忍肆諸市,命刑部尚書(shū)阿克敦、內大臣嵩春赍旨往獄中,令其自盡。詳見(jiàn)乾隆十六年邸鈔?!狈娇熮D抄邸報內容,對珠爾墨特那木扎勒勾結準噶爾蒙古部發(fā)動(dòng)叛亂的過(guò)程作了說(shuō)明,對駐藏大臣紀山的罪行及皇帝令之自盡的事實(shí)進(jìn)行了描述,并提示具體內容“詳見(jiàn)乾隆十六年邸鈔”。

乾隆五十三年、乾隆五十五年,廓爾喀兩次入侵西藏,根據《中國第一歷史檔案館所藏西藏和藏事檔案目錄》所載“閣抄”,發(fā)現邸報對尼泊爾兩次入侵西藏的起因、過(guò)程及結果進(jìn)行了記載。廓爾喀第一次入侵西藏,與駐藏大臣隱匿廓爾喀致清政府的表文貢物直接相關(guān)。乾隆帝派普福進(jìn)藏辦理藏務(wù),但普福等官員隱匿實(shí)情,相關(guān)閣抄涉及對駐藏大臣普福處罰的上諭。在諭旨中乾隆帝提到:“我國家綱紀肅清,朕臨御以來(lái),凡遇大小臣工陳奏事件,無(wú)不躬親綜理,隨時(shí)核辦。內而大學(xué)士九卿,外而督撫及新疆駐扎大臣,設有縱恣貽誤,一被指參,無(wú)不立時(shí)懲究,誰(shuí)敢匿不上聞。況邊隘重情尤當巨細畢陳,候朕裁奪。普福首先隱匿,俘習渾、雅滿(mǎn)泰知而不舉,此而不分別嚴懲,何以肅政治而儆官常。著(zhù)將此案辦理緣由通諭中外,嗣后各直省督撫及新疆駐扎大臣遇有地方及邊隘事務(wù)均宜據實(shí)奏聞,如有隱匿不行陳奏者,一經(jīng)發(fā)覺(jué)必當重治其罪?!薄半[匿不行陳奏”,暴露了駐藏大臣制度設置以來(lái)存在的問(wèn)題,諭旨最后提出“一經(jīng)發(fā)覺(jué)必當重治其罪”。在平定廓爾喀入侵后,尼泊爾向清朝納表進(jìn)貢,清朝對西藏治理體系做了大幅改革,制定了《欽定藏內善后章程二十九條》,其中有關(guān)尼泊爾向清朝朝貢、金瓶掣簽等改革舉措也出現在邸報中。

道光二十四年至二十六年間,姚瑩兩次赴康藏地區調解宗教糾紛。姚瑩在《康輶紀行》中多處記錄了其在康藏地區閱讀邸抄情形。清朝末年,英國發(fā)動(dòng)兩次大規模侵藏戰爭,俄國也參與西藏的利益角逐,這些事件“見(jiàn)諸邸抄歷歷可數”。光緒九年,藏歷正月,拉薩傳召大法會(huì )期間發(fā)生了僧人搶劫尼泊爾商店事件,邸報對事件緣由及處理結果進(jìn)行了記載。僧人與廓商沖突案導致藏廓關(guān)系進(jìn)一步惡化,喜馬拉雅南麓邊防告危。分析《申報》全錄京報內容,發(fā)現邸報對清朝處理瞻對事件、巴塘事件及鐘穎率川軍入藏等事件也做了翔實(shí)記錄。

(二)清代邸報在西藏的傳播、發(fā)展與治藏政策演變相輔相成

清代邸報對上述重要事件的媒介呈現并非偶然,其背后有一些規律值得探尋。上述事件發(fā)生后,清朝治藏政策出現了相應調整和強化,其中對邸報發(fā)展影響比較大的因素是駐藏大臣制度的建立以及西藏驛傳系統、郵政事業(yè)的發(fā)展,而英國侵藏也給邸報帶來(lái)了深遠影響。

1.駐藏大臣的設立對清代邸報在西藏的傳播至關(guān)重要

設立駐藏大臣是清朝中央政府完善西藏治理體系的重要舉措,“駐藏大臣制度史,實(shí)際上是一部清代治理西藏的政治史”。駐藏大臣不僅掌控了西藏“具折奏事重務(wù)”,同時(shí)也掌握了西藏驛站管理大權。這為清代邸報在西藏的傳播、發(fā)展提供了制度基礎。

首先,駐藏大臣奏折構成清代邸報在西藏傳播的重要內容,駐藏大臣也成為清代邸報在西藏的主要閱讀和接收的主體。邸報抵達西藏,駐藏大臣等駐藏官員接閱邸抄后,一般還會(huì )通過(guò)譯咨形式傳達給達賴(lài)、班禪等知曉或者辦理:

竊照本大臣于光緒二十六年十一月十四日接閱邸抄,九月初六日內閣奉上諭:裕鋼著(zhù)授為駐藏辦事大臣。欽此。欽遵……為此合咨貴達賴(lài)喇嘛,請煩欽遵查照施行。須至譯咨者。右譯咨達賴(lài)喇嘛。

作為傳播主體、接收主體,駐藏大臣是所有涉藏信息得以傳遞或最終解決的“必經(jīng)之點(diǎn)”,邸報也成為聯(lián)系清朝中央政府與西藏地方政府的中介。

其次,駐藏大臣體制衰微也影響了涉藏邸報內容的呈現。邸報對駐藏官員及西藏僧俗官員等的任免獎懲信息進(jìn)行了明確記載,上文處罰紀山、普福的上諭就是例證。乾隆帝深為痛恨的“隱匿不行陳奏”行為在后世也無(wú)法禁絕,駐藏大臣恩麟、景紋、文海、有泰之流屢有貪腐謊報弊情,中樞機構深有所聞,但屢禁不絕,均體現了駐藏大臣職權的衰微,也影響了涉藏邸報內容呈現,大量批評駐藏大臣的內容頻繁出現在清代邸報中。以同治時(shí)期駐藏大臣恩麟為例,《申報》全錄京報刊錄同治皇帝上諭,因恩麟溺職、瀆職各端交部議處,后恩麟因遺失《廓爾喀善后章程漢字檔》,也就是《欽定藏內善后章程二十九條》漢文本,皇帝再次對其加以處罰:“前任駐藏大臣恩麟遺失檔案,殊屬疏忽,著(zhù)交部議處?!臂笥涗浟笋v藏大臣恩麟庸碌、貪腐、瀆職、誤國形象。朝野抨擊、批評、參奏駐藏大臣言論也出現在報刊上:“藏事之壞皆由駐藏大臣,因循坐誤所致,樞府之言是也。然既知其因循坐誤矣,則曷勿參之、撤之、懲處之?!弊鳛閼獙ξC的新政舉措,宣統三年清朝改革駐藏大臣體制,對此邸報亦有報道。隨著(zhù)辛亥革命的爆發(fā),清王朝的統治搖搖欲墜,最后一位駐藏大臣聯(lián)豫被遣返,一同終結的還有邸報在西藏傳播的歷史。

2.清朝驛傳體系、電報技術(shù)保證了邸報在西藏的發(fā)展

首先,完善的清朝驛傳體系是邊疆治理的重要舉措,也為邸報的傳播奠定了基礎。有清一代,慎重邊防、綏靖懷柔、修明武備是清朝邊疆治理的基本國策。清代歷次用兵于西藏推動(dòng)了當地驛站的發(fā)展,也加強了西藏地方與中央政府的聯(lián)系。邸報在西藏的出現、發(fā)展與西藏驛站的完善緊密相關(guān)?!绑A站體系的核心價(jià)值在于使國家建立起一套政治、軍事和經(jīng)濟等信息與資源以接力方式長(cháng)距離輸送的機制,在很大程度上有助于清朝對邊疆地區直轄性管理體制的確立”。清代“塘”的設置,“既有傳遞軍營(yíng)文報之軍塘、營(yíng)塘,又有傳遞朝廷邸抄之塘……保證了整個(gè)清帝國軍政信息的順暢流動(dòng)?!?/p>

其次,川藏一體化交通對清代邸報在西藏的傳播影響深遠。清代經(jīng)營(yíng)西藏離不開(kāi)四川的交通保障。西藏交通設施由通藏臺站和西藏內部臺站構成,打箭爐、理塘、巴塘是通往西藏的交通要道,清朝驛站系統通過(guò)四川連接到西藏,四川是清朝中央政府與西藏之間聯(lián)絡(luò )的中轉站。清代驛傳由兵部車(chē)駕清吏司具體管理,在西藏則以駐藏大臣為首要負責人,并形成了川、藏分段管理的驛傳體制。川藏驛傳分段管理,但西藏塘汛官兵及糧務(wù)均由四川選派。鑒于西藏沒(méi)有設置駐京提塘,四川提塘以及川藏交通在邸報傳遞到西藏的過(guò)程中發(fā)揮了重要作用。

最后,電傳邸報提高了西藏信息傳遞的速度與效率。清朝末年,電報的使用衍生出電奏、電旨、電寄明降諭旨等新形式,從而使清代文書(shū)制度發(fā)生重大變革與創(chuàng )新,還帶動(dòng)了郵政業(yè)的發(fā)展,改變了傳統的驛差制。由此,電傳邸報形態(tài)得以產(chǎn)生。打箭爐等地電報開(kāi)通后,電傳邸報也以更快速度由四川轉入西藏。根據駐藏大臣有泰的日記記載,他多次接收到由四川轉進(jìn)的電傳邸報。電傳邸報提高了西藏信息傳遞的速度與效率,增強了邊疆與中原的交流交往,對清政府及時(shí)采取措施加強邊疆治理發(fā)揮了重要作用。

3.外國侵略勢力入侵西藏一定程度上影響了清朝對邸報的管控

嘉慶二十年,英國傳教士馬禮遜和米憐創(chuàng )辦的《察世俗每月統記傳》,催生了中國近代報刊業(yè)的萌發(fā)。隨后,無(wú)論是外國人還是中國人創(chuàng )辦的報紙,均將轉載邸報作為重要辦報舉措。1815年,英國東印度公司刊印了一本英譯《京報》合集,譯者就是馬禮遜。東印度公司作為入侵西藏的前沿,英譯《京報》自然不會(huì )忽略邸報中的西藏信息。不僅如此,英國還通過(guò)邸報公開(kāi)條約形式逼迫清廷信守“條約”,后形成慣例,這對清朝管控邸報產(chǎn)生了深遠影響。

早在鴉片戰爭時(shí)期,中英就圍繞《京報》信息的控制權展開(kāi)了爭奪?!耙缘诙硒f片戰爭為分水嶺,英方開(kāi)始在這場(chǎng)信息權力之爭中占據優(yōu)勢,中方處境則日趨被動(dòng)”?!渡陥蟆吩l(fā)表評論稱(chēng):“西人遠在各省,近在京師,于我之所為,幾于聲息皆知。各省之廷寄,京師軍機處之密咨,內閣例不發(fā)鈔之邸報,外人未及悉,官場(chǎng)未及知,而西人已早得之矣?!边@種情況也涉及西藏事務(wù)。鴉片戰爭后,英國不斷提出擴大與西藏通商的要求,清廷均加以拒絕。1876年,英國借馬嘉里事件強迫清廷簽訂《煙臺條約》,同意英人入藏游歷、探路。在處理馬嘉里事件時(shí),英國公使威妥瑪提出,“朝廷應降旨責問(wèn)岑毓英對滇案失察,遣使道歉及責問(wèn)岑毓英等諭旨,須明發(fā)并在京報上公布?!边@一方面表明西方對邸報權威性的認可,另一方面也打破了清朝對洋務(wù)、外交事件報道的控制。

隨著(zhù)邊疆危機加劇,清朝加強了對西藏治理力度,包括西藏在內的邊疆事務(wù)得到報刊更多關(guān)注,報刊版面編排上也給予了邊疆地區更重要地位。以《申報》為例:“至各路新聞,亦首紀京師,而后外洋,外省、外府,州縣依次而殿以本地……中國則宜先內外蒙古、烏里雅蘇臺、科布多、塔爾巴哈臺、青海、西藏;次東三省,次新疆、陜甘……此一定之次序也?!庇纱丝梢?jiàn),邸報進(jìn)入外報及《申報》等新式報刊系統,傳播的廣泛性、公開(kāi)性、連續性均有很大提升,世人獲取涉藏信息從渠道到內容上都有進(jìn)一步的擴展。

三、清代邸報服務(wù)于邊疆治理需要

“大一統”是中國古代長(cháng)期占據主導地位的思想,也是清朝統治者孜孜追求的目標。通過(guò)清代邸報中呈現出的西藏鏡像,可以發(fā)現清代邸報具有服務(wù)于邊疆治理的功能,同時(shí)也服務(wù)于清朝大一統格局。

(一)宣達皇命,溝通上下,維護大一統格局

清朝皇帝的諭旨是封建王朝的最高旨令,中央和地方官府的行政管理均將皇帝的詔旨當作施政的基本依據。明發(fā)諭旨是邸報中最重要的內容,也是不同版本邸報必須登載的內容。前述清朝歷次用兵于西藏,戰前決策應變、戰事期間調度指揮、運籌帷幄,戰后的論功行賞、善后安排,諭旨的公開(kāi)傳播在其中發(fā)揮了重要作用。

結合上文邸報內容可知,諭旨的公開(kāi)傳播并不是單純的告知活動(dòng),同時(shí)伴隨對事件的解釋與規定。解釋與規定是一種以指示、教育、說(shuō)服和灌輸為主的傳播活動(dòng),目的是將皇帝的意圖、訴求及價(jià)值取向充分表達,給支持皇權的人、事、物帶來(lái)一種正統化效應。雍正帝對周瑛的嘉獎、乾隆帝諭內閣賜紀山自盡、對普福等的嚴懲,表明諭旨能夠對政府認可的人員和事務(wù)賦予社會(huì )地位、提升其名望作用,也會(huì )對偏離社會(huì )規范的言行施加制度性壓力,起到強制遵守社會(huì )規范的作用,這種作用也表現在對藏傳佛教管理方面。根據“乾隆五十八年三月二十四日經(jīng)歷司為閣抄停止從蒙古王公子弟內私出呼畢勒罕陋習改雍和宮掣簽上諭擬行各處呈堂稿”以及《雍和宮滿(mǎn)文檔案譯編》相關(guān)記載,金瓶掣簽制度頒布、執行情況也出現在邸報上:

……朕為護衛黃教,整飭流弊,制一金奔巴瓶,供于西藏大昭寺,俟將來(lái)出達賴(lài)喇嘛等及大呼圖克圖等呼畢勒罕時(shí),將報出幼孩內擇選數名,將其出生年月名字繕簽入于金奔巴瓶,交達賴(lài)喇嘛會(huì )同駐藏大臣念經(jīng),在眾前簽掣,確定呼畢勒罕。

在“停止從蒙古王公子弟內私出呼畢勒罕陋習改雍和宮掣簽”的長(cháng)篇上諭中,乾隆帝對蒙藏地區實(shí)行金瓶掣簽制度的原因、做法、要求作了系統闡釋?zhuān)矊υ谟汉蛯m掣簽的理由和做法作了說(shuō)明,在諭旨最后乾隆帝提出:“著(zhù)將此旨發(fā)交駐藏大臣,傳知達賴(lài)喇嘛、班禪額爾德尼,并通行曉諭各處蒙古番眾等,咸使聞知,以示朕維持黃教,厚愛(ài)蒙古番眾之仁意?!敝I旨表達了清朝中央政府在西藏執行金瓶掣簽制度的決心,傳達了清朝政府一體化整頓蒙藏活佛轉世事務(wù)的意志,也有效地向蒙藏地區活佛、官員、民眾傳達了相關(guān)法律和規范。清末時(shí)期,褫奪十三世達賴(lài)喇嘛封號的上諭也出現在了邸報中,表明清政府嚴格管理藏傳佛教的態(tài)度。

皇帝藉朱批諭旨勖勉臣工,指授方略;外任臣工藉奏折下情上達,奏陳請旨。邸報宣達皇命、上下溝通的功能,使其成為皇帝對西藏事務(wù)“間接在場(chǎng)”的憑借;邸報作為清廷的耳目喉舌,是清朝鞏固統治的輿論工具,同時(shí)服務(wù)于清朝大一統治理目標,這種功能也為中外學(xué)者所認可——“沒(méi)有什么方式能比邸報更具指導意義,更能使官吏循規守法,從而避免可能的錯誤”、“皇帝通過(guò)嘉獎和懲戒,以揚善抑惡,從而具有‘全面監督’的教益功能?!?/p>

(二)分工協(xié)作,交流溝通,服務(wù)大一統目標

邊疆治理是一個(gè)分工合作基礎上的有機系統,清朝在中央設置理藩院,形成治理邊疆、貫徹邊疆民族政策的強有力管理機構,確保清政府對邊疆地區的有效管轄和統治。除此之外,清廷通過(guò)軍機處主導的直轄性駐防體制,把國家權力延伸到邊疆地區,實(shí)現了對蒙古、新疆、青海、西藏地區的直轄性、同質(zhì)化、一體化管理。分析清朝邸報涉及西藏的內容,除了駐藏大臣奏折、陜西及四川等地的涉藏事務(wù)奏折外,軍機處、六部、理藩院等京中各部院準奏議復應行發(fā)鈔事件,也出現在邸報中:

奴才色楞額、奴才崇綱跪奏,為遵旨舉辦前藏布施作善熬茶念經(jīng)事竣,恭折先行具陳,仰祈圣鑒事。竊奴才色楞額于光緒七年六月初二日,承準軍機大臣字寄,光緒七年三月二十四日奉上諭:理藩院奏大行慈安端??祽c昭和莊敬皇太后大事,應行布施西藏各廟念經(jīng),聲明成案請旨一折。所有頒給達賴(lài)喇嘛等敕書(shū)賞件,即著(zhù)由驛頒發(fā),交四川總督轉遞。至布施念經(jīng)各事宜,著(zhù)駐藏大臣辦理。應給賞項銀八千兩及茶塊,著(zhù)四川總督備辦。

以上邸報內容涉及為病逝的慈安皇太后在西藏布施及各寺廟念經(jīng)事宜,相關(guān)事宜涉及多個(gè)辦理主體和多重行文關(guān)系。作為最終落實(shí)主體和奏折主要撰擬主體,駐藏大臣在“遵旨舉辦前藏布施作善熬茶念經(jīng)事竣”后上折請旨。奏折首先采用倒敘手法介紹了軍機處字寄駐藏大臣的上諭,后以正敘手法講述接準理藩院來(lái)咨后,內閣、內務(wù)府、兵部、四川總督這些責任主體落實(shí)諭旨情形;駐藏大臣根據諭旨辦理前藏布施作善熬茶念經(jīng)事宜,并“譯行通善濟隴呼圖克圖,并譯咨班禪額爾德尼欽遵在案”。在辦理完以上所有事項后,駐藏大臣上折匯報整個(gè)辦理情況。由此可見(jiàn),清代邸報涉及西藏的內容,形成了以駐藏大臣為中心的溝通清朝中央政府與西藏地方政府、中央部院及與其他行省之間的關(guān)系網(wǎng)絡(luò )和傳播網(wǎng)絡(luò )。清代邸報充當了不同治理主體間溝通的橋梁,促進(jìn)了不同治理主體間的政治溝通,保障了清朝權力系統正常運轉。

清代邸報涉藏內容展現了清朝中樞機構與中央各部院圍繞涉藏事務(wù)分工協(xié)作的特點(diǎn),清代邸報涉及邊疆事務(wù)內容的編輯和發(fā)行,軍機處、內閣、六部、理藩院及六科書(shū)吏、報房均參與其中。從北京發(fā)往西藏的邸報,四川等行省也給予了支持:“光緒三十二年三月初三……竹君接聯(lián)大人札文信件,是由東路來(lái)。閱邸鈔,侗逡齋因差使懶惰,開(kāi)去副都統?!庇刑┙拥铰?lián)豫的札文信件“由東路來(lái)”,可以證明邸報由四川轉送西藏。圍繞著(zhù)邸報的編輯和發(fā)行,清代邸報將相關(guān)部門(mén)參與涉藏事務(wù)的歷時(shí)性過(guò)程變?yōu)楣矔r(shí)性在場(chǎng)活動(dòng),將組織內的橫向傳播和縱向傳播變?yōu)榇蟊妭鞑?,通過(guò)信息傳達和反饋,各部門(mén)既各司其職,又在統一目標下協(xié)同作業(yè),形成服務(wù)于大一統的行政系統和信息傳播系統。

除了在政府部門(mén)之間傳遞外,邸報從一種朝廷向官僚內部傳達公務(wù)的信息傳播系統發(fā)展成為一種向下開(kāi)放、更普遍的資訊傳播形式,進(jìn)入到一般士人的觀(guān)感范圍;空間上各自分散的讀者透過(guò)對同一份公報的閱讀形成了共同的視野。雍正二年春天,在平逆將軍延信等奏賀年羹堯等剿滅青海羅卜藏丹津折中奉有朱筆諭旨曰:

大將軍年羹堯所奏喜報已到,可抄送爾等。此報已到,全軍營(yíng)必歡騰。如何曉諭眾人,如何布告各省,著(zhù)議奏。欽此。欽遵。議后,擬照抄大將軍年羹堯之奏折后,以布告各路將軍、天下各省……臣等即行布告于所有官兵乃至百姓,而聞此者無(wú)不歡騰,無(wú)不暢快。

雍正帝要求喜報要布告“各路將軍、天下各省”,延信遵旨“即行布告于所有官兵乃至百姓”,布告天下的手段除了告示外,還有邸報。江寧織造曹頫接閱邸報后恭上賀折:“竊奴才接閱邸報,伏知大將軍年羹堯欽遵萬(wàn)歲圣訓,指授方略,乘機進(jìn)剿,半月之間,遂將羅卜藏丹金逆眾羽黨,殲滅殆盡……江南紳衿士民聞知,無(wú)不歡欣鼓舞?!庇纱丝梢?jiàn),邸報也延伸到了基層民眾視野之中,閱讀邸報增進(jìn)了各界人士對西藏問(wèn)題的關(guān)注和了解,同時(shí)促進(jìn)了國人國家共同體意識的生成。

(三)連接中西,溝通古今,維系大一統局面

清朝藩屬?lài)c西藏地方的關(guān)系不僅影響西藏局勢變化,亦影響到清朝的治藏政策。西藏地方歷史上與廓爾喀等清朝藩屬?lài)恢庇兄?zhù)密切往來(lái),根據《清代野記》記載,光緒末年邸報對廓爾喀入貢之事仍有記載:“惟廓爾喀與前清相終始,至光緒季年,猶見(jiàn)邸抄中有入貢之事?!辈殚啞渡陥蟆啡浘﹫?,從光緒二年到光緒三十四年,邸報至少記錄有24條廓爾喀朝貢的報道,可見(jiàn)《清代野記》所記不虛。廓爾喀進(jìn)京入貢是清代中尼關(guān)系史尤其是貿易關(guān)系史上的大事,廓爾喀進(jìn)京入貢彰顯了清朝作為“天朝上國”形成“八方來(lái)貢,萬(wàn)國來(lái)朝”的盛大狀況,清廷自然樂(lè )于用邸報的形式將之宣示中外。

鴉片戰爭后,英國、俄國對西藏侵略加劇,《申報》對此也有報道、評論:

英自馬嘉理被害于滇邊,合肥爵相在煙臺與威妥瑪立約中,有英人入藏探路一語(yǔ),遂頻頻遣使罙(深)入其間,險阻不辭,大有有志竟成之意。一面派兵占據獨吉嶺,加意經(jīng)營(yíng),偪近藏邊,意殊叵測。迨去歲,忽復有英兵闌入藏地,明目張膽,擇要安營(yíng)我中國,駐藏大臣深恐藏番狉狉榛榛或致釀成禍患,因令達賴(lài)喇嘛諄諄誥誡,忽遽與開(kāi)釁端,見(jiàn)諸邸抄歷歷可數。

邸報所載對外交涉事宜,影響了國人及在華外國人對中國及西藏局勢的認知。19世紀上半葉是西方對中國的認知發(fā)生“從對中國的仰慕到排斥”的轉變時(shí)期。鴉片戰爭期間,林則徐就曾向道光奏報義律購買(mǎi)《京報》借此刺探情報之事。此后,耆英就進(jìn)犯吳淞的英人“每日閱看京報”一事再次上奏。有學(xué)者提出,在英國人借邸報刺探情報的同時(shí),“林則徐正組織人翻譯西書(shū)西刊,以‘刺探夷情’……一個(gè)是西方人‘看中國’,一個(gè)是中國人‘看世界’?;蛟S兩者對彼此的無(wú)知和偏見(jiàn)程度不一樣,但這種急欲了解對方的心態(tài)是相同的。而近代中西之間的相互了解以及中西文化之間的交流,正是從這樣初步的‘互看’開(kāi)始。從這一點(diǎn)而言,傳教士翻譯《京報》的‘中介’作用也是值得一書(shū)的?!庇鴥纱稳肭治鞑?,同時(shí)也運用邸報刺探西藏情報并干預西藏事務(wù),影響了清朝邊疆治理。

載有大量朝廷信息的清代《京報》因其“真實(shí)性”和“權威性”備受青睞,這些特質(zhì)也令邸報成為清人編修歷史的重要參考。清人修史多“以編年為體,上諭為主,對于上報奏章,僅存摘由,事簡(jiǎn)不詳,原委難悉”,故史家擴大采錄范圍,依據邸報等對歷史文書(shū)進(jìn)行補全,朱壽朋所編《光緒朝東華錄》即是循此方法搜集整理成書(shū)。吳豐培輯錄的《清代藏事輯要續編》“取朱壽朋所編《光緒朝東華錄》,凡有關(guān)藏事,一一摘出,以成續編”。

邸報不僅具有“備史臣之采擇”功能,而且能夠貫通古今發(fā)揮治邊穩藏的現實(shí)作用。近年來(lái),國際上一些別有用心的所謂“藏學(xué)家”,以《欽定藏內善后章程二十九條》沒(méi)有漢文版本為借口,提出章程“獨一論”、“偽造論”等荒謬說(shuō)法。筆者在邸報中挖掘出《欽定藏內善后章程二十九條》原始版本存在的獨家史實(shí),“對藏學(xué)界一直未能發(fā)現也未能找到原始版本的原因做出了合理的解釋?zhuān)矊δ承┵|(zhì)疑章程真實(shí)性、權威性的不實(shí)之詞予以了有力回擊?!边@一史料的發(fā)現,表明邸報不僅能夠豐富西藏地方與中央政府關(guān)系史檔案史料,還能補足現有檔案的不足,充分證明清朝中央政府對西藏地方實(shí)施有效治理以及在活佛轉世問(wèn)題上擁有的主導權,對深入開(kāi)展西藏地方與祖國關(guān)系史以及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研究提供了鮮活的史料。

清代邸報在西藏的出現,源于邊疆治理需要的同時(shí),也服務(wù)于邊疆治理需要。根據清代邸報中呈現的西藏鏡像,可以發(fā)現邸報發(fā)揮了宣達皇命、溝通上下、分工協(xié)作、連接中西、溝通古今的信息溝通功能。這種功能,不僅充當了清政府治理西藏的手段和工具,便利了多元治理主體之間的連接、聯(lián)系,確保了清代大一統治理格局以及西藏局勢的整體穩定;同時(shí),邸報的公開(kāi)傳播,還增進(jìn)了各界人士對西藏的關(guān)注和了解。邸報在西藏的發(fā)現,還提供了清朝中央政府治藏主權的明證,能夠為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提供堅實(shí)的學(xué)術(shù)支撐。清代邊疆邸報研究是一座學(xué)術(shù)“富礦”,值得進(jìn)一步深入開(kāi)拓、挖掘。

版權所有 中國藏學(xué)研究中心。 保留所有權利。 京ICP備06045333號-1

京公網(wǎng)安備 11010502035580號